明天国庆

我想起了去年的6月3号。白天我回了一趟北大,身为校友,在西南门惊人地发现北大保安居然配备了身份证芯片读取设备,我被登记。晚上我坐在北京西四北七条的“莲社”青旅大院里,跟一个老外聊天。老外很中国,磨磨唧唧说了一堆,我直接问:你想知道我对敏感词在敏感词干的敏感词的看法么?老外说是。我就巴拉巴拉。老外问:敏感词领导下,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你们也还是会有意见啊?我说:有心就疼。...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

北大何不早关张——评《北大将对”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进行会商》

这种二百五的消息放出来,本来不需要一个已经被母校遗忘的老毕业生来跳出来讲话,群众们也都只是带着看笑话的心理来嘲笑一番。毕竟,这样的审查、这样的强奸民主和自由,在一个至今还号称共产主义的国家里实在太正常不过。也许还有人记得一塌糊涂BBS关张的事儿,记得周济这头猪跟着影帝来36楼的事儿,记得许智宏大爷下台之后大放豪言的事儿,记得北京当年反日游行时候小西门站着20个警察的事儿,记得静园草坪总是有国保散步的事儿、记得风云三角地一夜间消失的事儿。...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