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惰

非常累,累到非常懒。任何东西都已经看不下去了,只有耳朵还是极度饥渴的。可这当下,不仅对流行没兴趣,对古典也已经感到乏味。此时只想听人声,可这斗室之中就只有我一个懒惰到不想张嘴的活人了。此时就想要有个小妞在身旁,不做任何好色的要求,只求她给我拿本冯至或者海子的诗集读着,放些不知道哪里来的轻音乐;也或者就负责上网给哥哥找点曲子来听,只要不消我本人费神即可。...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

Mussurgsky: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有了CD机,这就是我准备的一部分。我编织好一个柔软的网,等待着自己跌倒。而当消息突如其来的时候,我却比跌倒时更为软弱,比站立时更为矮小。...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