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国庆

我想起了去年的6月3号。白天我回了一趟北大,身为校友,在西南门惊人地发现北大保安居然配备了身份证芯片读取设备,我被登记。晚上我坐在北京西四北七条的“莲社”青旅大院里,跟一个老外聊天。老外很中国,磨磨唧唧说了一堆,我直接问:你想知道我对敏感词在敏感词干的敏感词的看法么?老外说是。我就巴拉巴拉。老外问:敏感词领导下,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你们也还是会有意见啊?我说:有心就疼。...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