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朗山体验

不得不说,每周两次的深夜塘朗山骑行,实际上是我精神上最放松的时间。一个人能用全部的思维去感受身体的膨胀,非要到一种境界不可。我并不是说塘朗山是一座多么难以攀爬的山丘,尽管4.3公里的蛇形公路对于很多平时缺乏剧烈运动的成年人而言,显得艰苦无比。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而试图达到或突破这种极限能够给人带来快乐的感觉。

塘朗山对于每个人都是不轻松的。第一次爬的人要在坚持与放弃之间游荡很久。我记得第一次跟车趣等南山车友一起来塘朗山时,我跟另外一个也骑小折的哥们摸了上去。印象中的路没有尽头,而不熟悉长度和时间的前行特别让人觉得沮丧和怯懦。那是是六月的尾声,爬山的人许多,我印象中曾经有一个哥们和一个装扮齐备的姑娘在路上问我,前面还有多远。我给不出答案,这样的疑问和推车的诱惑产生了很大的阻力。当然,最后我仍然是没有停,一直骑到了山顶。这一次,只是让我知道,无论如何,我是完全可以上去的。

九月以来,感觉自己身体开始发胖,不免觉得焦急。于是骑车运动的重要性又被提升上来。尽管晚上基本上就只有我跟麦克、老鬼三个人一起骑车,但是有朋友同行,仍然让安静的夜骑变得有所依靠。开始的攀爬是痛苦的,我试图通过思考别的问题来分散自己的精力,但完全做不到:思考本身所消耗的氧气让身体迅速乏力。于是在上山的时候我真的可以不思考,而这样的境界居然是强制的。

最近两次上山,一切变得开始轻松起来。尽管有很多年轻的高中生轻松地超越着我,但我除了感叹年轻真好之外,又只能更加努力吧。讨厌的是,思考有的时候又会开始;而人终究不能像动物一样,将思考仅仅局限于本能。我对这座山开始熟习,慢慢能够感觉出所需的档位变化和合理的体能分部,这种熟习让我忍不住在未来的时间里去反复验证。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