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于云雾之中的旅行——访伯公坳、三洲田、大梅沙、谭仙庙(圆山)

走在有感觉的路上,生命好像被延长。骑完今天穿行于云雾之中的旅行,穿着干净的衣服坐在干燥、温暖的房间里,整个人好像还在漂浮中一样。尽管过了一晚,但身上仍有一些酸痛,这种感觉让我不得不离开温暖的被窝,起来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给x-fire做了一次简单的干洗。

 

尽管只睡了5个多小时,昨天早晨我还是自觉地在闹钟响起之前醒了过来。能把我在不到六点就唤醒的,绝对不是中国的未来在哪里。到车店的路上就来了一阵中雨,差点让我打道回府以晨读的精神来看美剧;好在群众们出行的意愿都非常强烈,麦克、车趣、老方、周总、张凯,以及几位从论坛上得到消息的朋友一起在七点半离开了车店。

出发合影

去程大约是走白石路转深南大道,从罗湖一路向北过伯公坳到三洲田。我完全是路盲,到了火车站就完全是跟随各位老深圳前进,大体上知道到了盐田,其余就完全是走马观花了。因地面湿滑,而我所配的又是23c的浅疏纹半光胎(Continental Race),在岁宝桥洞转弯时我不幸低速摔车。所幸单车只有左侧把堵附近有轻微擦痕,我左侧肘部和髋部都摔得生疼但完全不影响运动。进入白石路之后,方大哥的车胎首先出现破孔,我的触地式便携打气筒第一次户外实战,广受好评。另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家车友因担心下雨危险而早早退出,这在后面看来不失为一个明智的决定。

过火车站进入盐田区后,人口密度明显下降,大货柜车也刚好处于一个运作低谷期,所以平路的骑行环境还算比较优越。尽管有时候几位老深圳会在道路选择上出现一些争议,但似乎最后的结论都让我们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

老方的第一次爆胎
盐田途中

首先经过的是著名的伯公坳。这个地方的曝光率很高,因为和任何一个中国知名景点一样,在一个巨大的墙面上写有它的名字,让自己成为一个合影的必选背景。但总得来说伯公坳的难度不大,坡度非常平缓,人肉感觉应该在5%左右。有群众觉得难的主要原因,应该是整个上坡过程中没有类似登塘朗山那样的休息平台,让体力无法得到缓冲。在上坡过程中我的时速大约保持在14-16公里,比麦克还是要慢一点点。

也不知道是湿度太大还是大家都不习惯早上运动,反正群众们的心率似乎都偏高。

经过伯公坳之后,有位耗时N久才登顶的骑永久自行车的小伙子,在下坡路段和平路都已经无法跟上,选择了中途退出。后面看来这也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伯公坳
伯公坳60后摆拍
途中扯淡
伯公坳群众印象

到达三洲田时已经临近午饭时间。我们只知道是8公里上坡,但多数人都是第一次来,并不认得路。上坡之前我因为有个车友不当行车而导致掉链,耽误了一些时间。后来一路追赶,跟coco一起超过了除麦克之外的其他群众,上坡中保持时速10-15公里。三洲田爬起来其实并不困难,因为它的结构和塘朗山、大南山类似,都是有平路部分的。在多数情况下似乎要更加简单,因为升坡多发生在直路而非弯道。整体坡度情况不得而知,肉感大约应该不会超过8%。

到达靠近山顶的一个岔路口的地方才看到正在休息的麦克,coco也后脚即到。那时雾气已经非常浓重,能见度大约只有50米左右。歇息大概十分钟左右时,60后精英方大哥从浓雾中冲了出来,告诉我们还要继续往上跑。后来得知原先方老板玩头文字D的时候,三洲田就是他们地盘,实在失敬!

三洲田山顶
三洲田山顶 麦克和老方
coco 徒步高手 张凯 老鬼
众人等阿俊
先到的几个互拍着玩

到顶不久后,群众们纷纷从更浓重的雾气中飘出。山顶的能见度更低,大概一个人距离20米开外,就跟完全不存在一样。等了半天还有人没到,群众都冻得不行。不一会儿来了一辆小轿车,走过我们身边竟然停下,后面放着一辆单车!原来一起来的一位骑Giant入门公路的小伙子体力不支,路上搭了便车,真是人帅有人爱啊(刚刚得知原来后面去大梅沙,小哥又成功搭车!!EQ真不是一般高,不干私募可惜了!!)……但另一位老车友阿俊就迟迟不见踪影。因为山上没有信号,最后我们估计是体力不支,便派了几波人下去找他。果然俊哥已经进入推车党的行列,狼吞虎咽了群众带来的救济粮,但还是没有太大起色。

搭车小伙儿

就在群众们和俊哥一起缓慢地再次移动向山顶时,我们得到消息说牛人清水已经距离我们只有1分钟左右的路程!这家伙出发晚一两个小时,但没一会儿就出现在我们的身边。

随之而来的下坡路充满了刺激,因为空气湿度大且温度低,我们都给冻得嗷嗷叫,汗毛、帽檐和眼镜上都结满了露水。因为体力还比较好,握下把下山倒也没有太大压力,也彻底没有机会觉得口干。这种长长的下坡路段配上非常诡异的天气,给人非常强烈的感官刺激,欲罢不能。

到达东部华侨城的时候已经一点多,大家又因为饥饿继续更大声嗷嗷叫,但华侨城昂贵的消费逼得我们不得不前往大梅沙解决吃饭问题。清水同志带队,于是一群饿殍死撑着继续爬坡……然后就是东华那个非常刺激的下坡路段,连续大概有快10公里,在完全无踩踏的情况下时速已经达到66.8公里,这也是我当天的最高时速。

冲太远的后果是还要继续爬坡,同往大梅沙的坡其实也不难,但是已经饿的眼冒金星,实在没有什么还转的余地。好容易挨到大梅沙,我、老鬼、麦克还有一位特别认路的玩徒步的车友一起奔向KFC和麦当当——饥饿时唯有这二位最让人喜爱。结果我一个人吃掉一个汉堡、一个鸡肉卷、一碗饭、两个海皇星和一杯可乐,老鬼和麦克也干掉了差不多的量。这顿饭一直撑到晚上,没给我们再肚饿的机会。

暴饮暴食

饭后原路返回,车趣、张凯、阿俊和另一个车友提前撤离。在东华下坡底部直行重新绕到三洲田的入口,原来走谭仙庙也是同一个入口但不同的岔路。慢慢消化慢慢骑,路上经过垃圾焚烧发电站,着实给熏了个爽。那个公路非常糟糕,路面完全没有打磨过,很多路段过于光滑,发力时后轮噌噌打滑。以不到10公里的时速磨到一处播放着流行音乐的庙宇,这就是神奇的谭仙庙。对过写着大大的三个字“龙岗界”。

徒步高手告诉我们,下面这段就是热身,再往上到圆山山顶有1.3公里,坡度和大南山有得一拼。听到这个我就傻了,因为我公路后飞是25T,大南山以我的水平只能到三分之一的亭子处。跟着群众们硬上,坡度感觉实际没有大南山陡(论平均坡度可能差不多,都在10%以上;但大南山是缓坡+陡升大坡,峰值坡度大得多),但可以说完全没有平路可以放松。

我因为体力并不太好,基本只能挂25T并坐在座垫尖上硬上。一路上随着海拔升高,跟三洲田类似的飘来愈发浓的雾和寒气。好容易到达一个休息区,没成想徒步高手说上面还有一截。没辙,继续走。坦白讲,从来没有过这么凄惨的爬坡,因为连续发力,腰部非常疲惫,后尾椎骨的部分酸痛不已,好像随时要长尾巴出来一样,把意志力都透支了。到顶一看,哪里1.3,明明3.1公里……伤不起啊。

谭仙庙路口等群众
谭仙庙众生相
圆山山顶合影

 

摆拍越野,山顶过去之后的土路

从圆山山顶下来,进入一个爆胎集中环节,方老板的车胎再一次撒气、coco的车胎也挂了,清水的前轮也好像有了小眼。大家在谭仙的眷顾下慢慢补胎。再下时群众实在不想过垃圾电厂,于是徒步高手又带着我们走了一条板砖绿道转上了二线关。随后一路清水带队,速度都在30以上,感觉相当不错。可在到达伯公坳之前的一点,周总的胎也挂了,老天爷真是净讲冷笑话。

三胎齐爆
龙岗界标
走过的山

再次翻越伯公坳,交代完最后一些体力,从罗湖拆轮子坐地铁回了登良。至此东部之行把主要的几个骑行点都走了一遍,唯有梧桐山没有绕过去。应该说出行有所值。虽然说有人摔跤有人爆胎,但没有人出大毛病,也可以说是一趟健康而顺利的骑行。这种穿行于云雾之间的旅行在深圳也并不多见,而所有被笼罩的路段,都等待着我们下一次阳光明媚时的探访。

洗车前照片

(部分图片来自于车趣、方大哥和周总)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穿行于云雾之中的旅行——访伯公坳、三洲田、大梅沙、谭仙庙(圆山)》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