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人

这个假期,跟一些旧人在一起。

我们或相距数百公里,或仅仅个把小时的车程。但仍然被分割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我是个讨厌陌生环境的人。新的环境会让我感到不安全和紧张,这样的感觉会让我的精力流逝得比平时更为迅速。孤独而画地为牢的生活。

很少会熬一个通宵,但是能跟权达他们度过这样一个无眠的夜晚,时间却显得并不很快。我们的话题犹如黑夜本身,要么充满欲望,要么充满阴沉,或许还流淌着许多无奈。这欲望、阴沉和无奈,都是我们的,它们在我们的脑子里积攒着,生了锈,这让我们在倾谈的时候遇到很大的障碍。我们逻辑不清晰,重复着数分钟前刚刚讲过的话语。我们在自己的魔鬼面前变得愚蠢。

黑夜,无论在哪里都是接近的,至少对于我而言如此。我喜欢黑夜,许多朋友都非常清楚。黑暗让东西失去了颜色,模糊了样子,变得非常相似。鼓浪屿的黑夜很简单,没有车的声音,这让我们都很不明白。其实我曾经想,为什么在世界上的每一个时刻,都要有车在楼下的大路上奔跑?驾车的人在那一刻是否觉得分外清醒,就和我一样?

这样的状态,在黎明之后迅速消散。我突然认识到白天将让我生活重新走上一条或另一条轨迹。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疲惫不堪,终于在朝霞消散后的那一刻睡去。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