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语

昨天把Com6950的Summary Part补给了L大爷,在这里的学习生活就算是正式告一段落。一直想写点东西做一下总结,但是本以为今天应该骑车出发北上,却不想天气预报居然准确,香港和广东全境都遭遇暴雨。我所以也有两日的时间可以再做游荡,写下一些东西。

当初选择来香港,单单这个决策本身就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多影响。Mphil的申请没有成功也是理所当然,一方面我对Sociology上面的东西已经忘得差不多,对当时选的一个比较独特的Homosexuality的话题也完全没有了解。想凭着已经有些退化的英语和广州图书馆有限的资源来完成这个任务,冷静评述是不太现实的。但是申请MSc或者MA就完全没有问题,我的母校PKU至少有这个实力再帮我这一把。而选择New Media实际上的原因是当时CityU和CUHK有一个类似的专业,而我的想法就是能少写一份材料就好。总的来说这个选择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并没有什么严肃的考虑在里面。我相信,人不可以对未来做出太过巨细的判断和评价,尤其是当自身的知识能力非常有限的情况下;一方面这样的想法很可能和实际有太大的出入,另一方面我也相信并期望命运带来的随机性。

在离开广州的前夜,我突然觉得钱非常重要。当时我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感觉自己好像一夜之间突然长大了一样。我把自己的非独立时期限定在香港一年生活之后,也就是现在。从今以后,我必须从思想和行动上担负起长期的经济计划。

在香港读书的教学质量比我想象得要好一些,虽然上学期因为所有的课程都要以小组的方式完成,实际上对部分同学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负担,但是在学习中的自我发现以及L大爷对本人的谬赞都让我产生了一种可以继续申请PhD的想法。当然我也需要承认,这种在象牙塔内继续混的做法实际上也源于我对未来生活的不确定判断。我粤语不行,不想也没有能力从事香港遍地都是的金融类工作;而我似乎还比较善于读书,于是上学期中叶起,整个的发展方向都是朝着申CUHK的PhD in Communication去的。

但上学期发生的几件事中,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外婆的过世。我虽然在她弥留之际回去探望过三四天,但因为担心遗落太多课程而导致申请的事情落空,没有能陪同老太太走完她最后的几天。从得知老太太状态不佳到得知老太太过世的日子,对我而言是彻底的痛苦。我后来甚至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就是怕得到消息。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很大:第一,我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中的选择没有做到孝子的本分,而是以家人对我的安慰为藉口,赶来做一个我认为对个人前途影响很大的事情;第二,老太太临终时表示对我当时的个人问题不放心,这让我认识到之前的决定是多么的荒谬,也了解了家人对于这个问题的真实态度;第三,我非常感谢妈妈的所有朋友对老太太过世前和过世后的全面帮助,感谢李叔叔对老太太无微不至的关照,感谢李金兄弟为家里做的一切。

尽管其后的一段时间我仍然简称PhD是我个人的最好出路,但从心底并不这么打算。我当时已经24岁,如果再毕业出来就已经将近30岁。而做一个学生永远是不独立的。所谓子欲孝而亲不在,这个问题实在不得不严肃去考虑。在后来我选择了深圳腾讯公司,并顺利地拿到了Offer,这本是我申请过程的Plan B,但却逐渐对我有更大的吸引力。

这个学期开始后,重心一下子转移到论文的写作中。我本学期选的三门课Com6950,Com5960和Com6210的任务都非常重,也据说没有人同时选过这三门。我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希望能够挑战自己,用学习压力来替代之前的负面情绪;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够与尽可能多的优秀教授接触,获取进一步学术发展的基础和资本。事实证明,这样的选择并没有什么问题,尽管很累,但是就我个人能力而言,也完全可以吃得消。最头疼的时期是2月28日前交Com6950的Proposal,因为按照原计划,这份材料也将用于个人的Mphil或PhD申请。但可惜的是,当时整个人的思维好像给堵住了一样,在逻辑上出现了困难,没有找到适合自己入手的切入点。加上论文格式上的刻板要求,我对学术研究的期待一落千丈。事实上,Proposal后来作出了全面的修订,而我也始终没有完成进修的申请流程。

这种对学术研究的负面情绪,也反映在我之前的几篇文章当中。我觉得许多社会科学研究充满了形式主义而极度缺乏实践意义,也认为很多所谓学者的言论大有闭门造车的嫌疑。但若避开长期的学术生涯而言,在几个月之间玩一下逻辑游戏和批判思维,我也非常喜欢。因此在其后的一段时间,Com5960和Com6210都是我非常喜欢的课程。

而这种喜爱也并不长久,前者从中后期开始,课堂上的氛围因为某些人所共知的因素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而在这种极权结构的课堂中,自上而下的影响让整个课程充满了悲情与戏谑,沦为了群众们茶余饭后不厌其烦的谈资。后者我坦言确实充分反映出陈教授无双的学术水平,但正是这样精巧的布局也让我在后来稍微感到无趣。这些事实加上后来得知的一种普遍的女学生与老师的关系后,让我对继续留在学校感到强烈的I don’t know what to say。

毕业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一切结束得悄无声息。总的来看,这一年有失有得,而最终的结果从当前可以作出的较为充分的判断来看,应该说是令人满意的。我素来不习惯后悔,而真正后悔的事情就是让老太太临走前还对孙子的个人问题不放心。设想老太太能够活到今天,大概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从今以后,好好孝敬家人,好好亲爱爱人,好好生活,好好想想未来。我所能做的,也就不过如此。虽年已25,但每每回顾一年半载之前的自己,未尝不以为幼稚。而所谓成长,大概就是如此吧。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