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昨天夜里我骑车在粉领转悠。途径一片树林,有小径环绕。树很高,叶子长在顶端。香港虽是南国都市,但许多时候依靠山峰,却有许多北国的特色。驱车进小径,一眼便望到了头:此路只不过在小树林内兜个三十米来,出口与进口相邻不远。在林中,深感林之小:大约不到二十棵树却长得都有俊朗之势。天空中似乎有光,来于星或来于月,我盖然不知。只知道地面上泛起的是浓黑上淡淡的影纹,一时仿佛在水中观天。然一阵风吹过时,树顶上的叶子兴奋地婆娑起来,到风过时也不见停,唰唰的作弄着,好像是海水涌进某个岩石蓄意围成的小湾,单调地、充满着小姐脾气般貌似严肃的拍打。我突然记起三四年前在一个狭长的校园里,也无数次听见这让人心醉的声音:它从头顶上无情地灌注下来,当我们都无言地躲在自以为是的黑暗当中。

顿时恍若昨天,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