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区夜行

多日思虑,疲惫分外。混世则思睡,卧床却不眠。余反复究其原因,大约为年轻气盛,虽为文字逻辑所伤,却无身体发肤之乏。身心状不平,所以累难以为累,闲难以为闲。遂修单车,整行装,准备俱,出粉领。

余爱单车日短,而爱夜色日长。思高中夜读,每每归家夜深,有星月则堪称雅兴,来风雨则细声咒骂呼号。曾有时有学伴同归,到是难得乐哉。至燕园习性不改,亥时出,子时出,乃至丑时出亦不以为非常。余所惧乃白日洋洋人事,所爱乃黯淡之处点缀烁烁暖光。每每所致均一人一湖一塔一夜,鞠躬影孤魂,但头脑无一刻不是平静。

然至羊城,每至夜幕,湿热非常,空调滴答声若春雨阵阵,穗民三两游走于市井亦无出晌旦。夜行之兴日寡,郁郁结于心。

现居粉领,连上水,遍北区之路断续盘单车径。深夜少人车,野猫丧犬亦不徘徊,实乃鄙人少见。尝夜行之时也左右邀约,然一无佳人赴约,二无单车供双人驰骋;遂以此调侃为口头之戏,出则一人,不思人世,无欲无求。反观吾生,光明之下尽尽磊落之事,夜幕其中暂得苟且之心;虽未饮然已微醉,虽无情却已怀卿。如此如此,快哉快哉!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