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形态与盈利模式

Google推出整合在Gmail中的Buzz业务已经有好几天了。有以前北大的一个同学发了一篇讲解Buzz的指导文章,风格是一篇比较中性的试用报告,地址是:http://www.kenengba.com/post/2721.html。

这个东西出来之后,大家很显然地会与twitter产生联想对比;同时也因为受到伊朗的影响,担心Buzz的出现会进一步刺激中国政府,导致Gmail和Google的许多基本业务受到制裁,影响在中国普遍使用Google基本业务的民众。但不管是看Google最近的举措,从前些年推出那个没有人使用的Gtalk到后来热炒的Google Wave,直到现在的Buzz,都明确表达出了Google希望能够介入互联网人际传播的倾向和决心。也另有报道称,微软对Google的不断创新发出了明确的批评,并指出相关的服务在微软Live系列中已经早就推出并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再反观国内各家互联网企业最近的新业务推广情况,不难让人产生两项基本认识:一,互联网作为一种具备所有传统媒体特色、且集成了更多新功能的媒介工具,其核心增值区域在十几年来出从传统广播式和服务式传播,慢慢转移到目前的高密度人际传播(不同于传统,而是一种混乱扩散式的杂交体系);二,互联网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发展遇到了创新瓶颈,高速的制度性创新已经减缓,整个行业都在试图反思现存的之前的种种模式,试图寻找应用和改良的机会。

但这所有的模式并不都是眼下的创新,而愈来愈呈现出一种各大互联网单位互相抄袭的特色。抄袭,原本是大家心目中只有中国互联网企业抄国际同行的;但从眼下的情况看,老外在这个方面也毫不逊色。虽然Google美名在外,让年轻的写手们都忍住不去漫骂和从根本上否定;且无论怎么抄,Google仍然保持了一定的创新性;但Google的倾向是明显的,即发现自身的传统业务在人际传播中介入度偏低,相关介入度最高的只是互联网的始祖级业务Gmail。

那么,通过Gmail来推广明显是抄Twitter的Buzz,实在是最佳选择。但这种急迫的心态也不能掩盖另一个事实:即虽然当前网络人际传播的模式不断推陈出新,最明显的是以Facebook和Twitter为代表的两种不同于以往的新概念,但这些新概念始终保持着高度的人气和匮乏的盈利策略。不仅Facebook和Twitter一直靠着风险投资养活着,国内外的抄袭者们也没有为这两种模式开掘出与其人气水平相对应的盈利策略。因此近些年来在业界和学术界也有如探讨互联网的未来之类的文章不断出现,试图从互联网诞生初期的理念和案例出发,为互联网在未来的发展中找到持续、稳定且兼具开放、自由等良性特征的道路。

互联网发展至今,在盈利方面也尚未出现什么颓势。但这种盈利额的上升仍然倚靠的是传统的策略在新市场内的开掘。例如在中国境内,尽管网游参与者并不构成上网群众的主体,但是却供给着最多的利润和维持着最多互联网企业的生存。而中国的三大互联网公司却都持有着难以复制的盈利策略:腾讯依靠客户端连带的增值服务;百度依靠竞价排名;阿里巴巴依靠吸金融资。但那些创新的高密度人际传播模式却可以在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业务中找到对应的元素。它们被抄袭了,但是又不是作为一种主题性的模式而存在。不仅是这些模式的创新者,包括这些模式的抄袭者们也无法确定这些模式具备何种商业潜力。好在在互联网上想要抄袭实在是过分容易,经营一定规模的某种业务也要不得什么成本。因此这些模式很大程度上从独立单位的角度而言,称为传统盈利模式的一种实验性的附庸,即其真实效益和理论效益都无法独立也难于评估。

传统的商业理念认为,在面向终端消费者的市场上,越多的用户就象征着越多的财富。而财富的来源无外乎三种:一,用户变成消费者给钱;二,用户作为目标人群变成让第三方付钱的证据;三,前两种结合。但互联网多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了一点,让用户、尤其是中国老百姓给钱实在不容易,要么就是网游,要么就是腾讯经典模式。那么如何把用户的消费能力包装成商品卖给第三方就很是一个重点。Google的盈利模式一直是个迷,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它之所以赚大钱,是因为它把用户的网络行为转换为商品给了第三方,Google卖的是“趋势”而不是面子上能看得到的那些简易广告。此番它介入到抄Twitter的行列中来,大概也是期待其特有的盈利方式能够在这种业务上获得类似的成功。倘若这种揣测是真实的,那么可以看到互联网行业的发展状态可能是多种多样,但真正的盈利模式却仍难以有巨大突破;不同的网络方式仍然是为极为有限的盈利模式贡献,而突破性和创新性的盈利模式也许是打破这种互联网发展僵局的曙光。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