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裁判和雷顿教授

NDS上的游戏种类繁多,但是本人最喜欢的游戏类型仍然是带有一定解谜推理性质的佳作。本来上学期总是靠这些游戏打发过路的时间,怎无奈最后课业负担实在太重,以至于在车上也妄图睁眼睡觉,什么都不想,NDS拿出来玩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了。

之前最喜爱的逆转裁判系列,因为从一代复刻版到三代都是一Phoenix Wright为主角的审判游戏,而且在一代复刻版第五章开始增加了Psychological Lock特性,可以说都是在同一软件环境下的内容复刻。到第四代的时候,突然一下恍如隔世,Wright不再是游戏的主角 ,而变成一个糟糠大叔,派了个养女跟Apollo一起继续游戏。虽然画质和立体声上都有了比较明显的进步,但是从游戏性而言并不见得比前几代的系统好。除却调查模式与辩论模式外,四代逆转裁判取消了Psychological Lock性能,转而用Brace性能。也就是说在调查模式中恢复到一代原始版的情况,而在辩论模式中会自动激活Apollo的鹰眼,察觉证人的下意识动作。

我并不清楚这种改动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开发商可能是认为传统的框架需要一定的更新,也可能认为原来的Psychological Lock性能难度比较大,尤其是在许多证人或者犯人都有心锁时,在什么时机选择什么样的顺序来解锁,很多时候确实有些困扰。当然,新系统的改变除了这个主要性能外,还去掉了自二代起在法庭上呈交“人物身份”的设定,而所获取的物证数量感觉比前代有了较大削减。加之这个自动激活的Brace功能,很容易让人推测此举的首要目的是降低该游戏的难度。

可这种改变对我这种老玩家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每一代逆转裁判,我每天玩上一两个小时,常常也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通关。速度并不是我所急需的,思考才是其中的乐趣。此外,Brace系统在我看来非常弱智。原有的Psychological Lock虽然是建立在超能力色彩上的一种技能,但是仍然需要严谨的逻辑和策略;Brace则不同,只要你看到上面的手环标志转来转去的时候,就知道可以随便按了,如果看过Micro Expression之类的书就更为容易,其中完全不涉及逻辑推理。

所以逆转裁判四代就这么搁下了。卡在一个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兴致再去破解。

好在重新拾起了雷顿教授。虽然只玩了第一部不可思议的小镇,已经感觉到这个游戏的魅力。在NDS这个非常简陋的硬件平台上,雷顿教授系列都试图做到最好的音质和画质,努力营造出一种梦境的氛围。其中的谜题一个接一个,对我这个智商而言还是稍有难度的,也正好锻炼自己的大脑,真是不错的选择。有的时候记住一个题目坐上火车,不必开机,想着想着便到了大学,开机答题即可,实在是一种享受。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