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

噪音总是相对的。白天的时候,我并不觉得这个小房间喧闹;晚上的时候,粉岭公路上从深圳飞驰而来和从九龙飞驰而去的汽车就上演着噪音变奏曲。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到汽车压过路面时候发出的声音能够如此巨大,以至于我在21楼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粉岭公路,香港最偏僻的一条主干道,一直在为我演奏。

如果配上每天零点之后97.8的轻爵士或者一些老电影中的老女声,这个小房间真是充满了城市边缘暧昧的气氛。如果我想更暧昧一点,就点上星星灯,点上蜡烛,给自己一杯喝不快的饮料,想想这一天下来的荒唐和无奈。

最近总是失眠,但是我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或许你我都知道些原因,但我是断然不会承认的。所谓失眠,并非整夜睡不着觉,只是躺下的时候总想着睡不着的理由,非常纠结的一种状态。最近几天晚上,若然不是开着空调吹风并享受着连续而无味的空调噪音,就必须把钟表的电池拿掉。如果有一时的安静,那些有节奏又稍有变化的声音就成为一个人想要失眠最好的借口。粉岭公路是拿不掉了,我不能关紧窗户不透气;但是电池是要拿下来的,早上再对着收音机的时间调回去,好像这一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简单来说,如果一个人想要失眠,是怎么也拦不住的。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