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的开放

中国互联网从上世纪中后期开始的站长模式走到今天,已经正在面临严重的巨头垄断局面。垄断无论对于企业自身还是对于整个行业都是不利的:垄断者本身的扩张会遇到边际效应而使得业务思路上的扩张收到现实市场企业制度的限制;其他市场参与者则发现自己很容易被抄袭、收购、冷藏或边缘化,或者所有的产品思路都受限于于用户数、装机数和关系链的积累。

腾讯的Q+开放平台闹得满城风雨。这一举措尽管还没有让第三方接入进入真正的核心平台量产阶段,但足以让中国的互联网从业者都去思考适应新的生态圈。开放的最佳预期就是腾讯拥有的核心关系链和客户端装机量可以为第三方使用,任何产品都可以在一个亿级平台中打拼,完全跨越积累用户数和推广的痛苦时期。对于腾讯而言则直接变成地主,收取基础服务佣金和适当的认证费用,把人力资源集中到平台的搭建上来。

最佳预期是理想的,人们不得不担心腾讯。一方面腾讯在佣金方面显得吝啬,有报道称第三方需要缴纳最终收益的40%-60%(苹果是30%,FB是15%左右),并且必须租用腾讯的运营资源(否则你以为天津弄的亚洲最大数据中心干嘛用的)。另一方面腾讯在取得巨大成功的QQ农场问题上,有些历史问题让好事者抱有兴趣:五分钟是在什么情况下把开心农场卖给腾讯的,这个问题无论腾讯如何澄清,都让大家怀疑有大哥欺负小弟的猫腻。

国外公司在类似问题上的做法,也让人非常紧张。Twitter官方发表声明表示更多的第三方客户端是不受欢迎的,转而官方开始山寨各家之长,这让许多开发者灰心丧气。苹果iOS5的腾讯式迭代,把该系统上最火热的一些第三方软件逼入绝境。中国互联网整个来源于山寨老美,搞开放的老祖宗都这个德行,让中国人民怎么能放心?

开放与不开放之间的界限成为关注的焦点。什么是平台,什么是应用,有时候完全是一句话的事儿。首先我们都承认一个平台,比如windows,尽管不能把别人都赶尽杀绝,但是也应该做一些基础服务,比如看图和编辑文字之类。但如果提供的基础服务比较强大或者默认安装,那么第三方的产品在同一领域就基本毫无胜算。平台看着别人做火了,心里痒痒,直接把这个定义为基础功能,官方做,默认安装,这对第三方实在非常悲剧。因此无论垄断还是开放,这个界限更接近于一种人们对避免生态危机而触发的道德意识,难以真正制度化——弱者在这个环境中也很难得到平台的百分百保障。

因此,腾讯此次的Q+开放大会,与其说是一场宣讲,还不如说是一场互动公关。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说明一点:腾讯是真开放,请放心。腾讯自己的高管以及第三方老大的现身说法,都想要实现类似于承诺“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效果。腾讯这条路能走多远,第三方不仅要看宣讲的PPT,还要各处打探腾讯内部的小道消息,看马化腾是不是真这么想,手下的是不是真愿意这么干。然后决定,就类似于认购期货,买的不是腾讯今天的诚恳发言,而是一段时间内的稳定的开放环境。

那么,如果有各种开放平台,国内的各大互联网厂商需要参考至少两点:1)平台大不大;2)环境稳不稳。从这两方面来考量,腾讯仍然非常具有诱惑力。反过来看,比如奇虎360的360桌面就比较让人纠结:因为你无法判断周鸿祎先生明天是否会站起来否定他之前所说所做的一切。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