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照相机的人

摄影师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话题。一句常有的漂亮话说:相机是摄影师手的一部分。其实就我看来,说摄影师是相机的一部分才比较恰当。在这里我并无意贬低摄影师个人的价值,但也要对过分彰显快门瞬间的说法表示质疑。事实上,许多人抱有对摄影师艺术创作或纪实创作的浪漫幻想,却往往忽视了摄影本身就是一个漫长工业链。

当一个概念扩展了人原有的能动空间后,同样也对人的能力施展附加了相应的限制。摄影师这个概念把人和机器捆绑在一起,对于一个并非极度专注的人而言,并非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人类创造的机器,机器翻过来束缚人类,这样的情况并非单单发生在摄影领域。摄影本身与人类历史上陆续出现的多种符号媒介一样,应该有自己固有的生命周期,而这个周期是由摄影本身技术的限制决定的。摄影是静止的,也是无声的,在此之外的任何发展均不能称为摄影。

近年来逐渐出现了一些多媒体的图像制作方式,大概的形式就是大量的图片与少量的音频和视频进行有节奏的组合,确实让人耳目一新。但如果称之为创举,却未免言过其实。这充其量只能算作摄影师对电影艺术迟到的临摹,具有很强的过渡性。与多数连续影像想比,它的好处是更为精致,但是仍让人不免想到这种选择大概是音频视频操控度不够的妥协。

所以摄影硬件技术日新月异,都仍然必须局限在之前提到的这个框架里:它必须是以现实影像为基础的纯静态图片形式。我并不认同现代摄影设备所兼容的影像和音频,因为电影技术是以摄影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也是目前最高级的传播形式;以静态图片为主的机型再去兼容一些已经有成熟设备专长的表现形式,应该说并非明智的选择。

那么对于摄影师而言,应该如何看待时代和硬件器材上的变迁呢?而我们又如何称呼拿在手中的这台善于拍照片、也能录像录音的电子产品呢?如果把自己的创作过程融入音频视频的成份,难道自己还是一个摄影师么?

摄影师这个身份,可以是一个空间,也可以是一个限制。我以为,一个单纯的摄影师应当对局限重重的静态形式怀有情感上的冲动;或者说,摄影师在选择照相机作为自己的工具的时候,应当充分认可静态图像既存的限制,正如画家受制于画布,工匠受制于石材。与其在摄影界瞻望电影制作,倒不如直接转型去做影音艺术。对多种艺术形式怀有尝鲜的态度并努力寻找适合个人的表现方式并无可厚非,但此时看来大有得陇望蜀的倾斜。

目前圈子里有一种急切向多媒体靠拢的气氛,这大约是由于摄影摄像器材迅速廉价化,职业摄影师慢慢变得特色不明显,失去了技术权威而泯于众人。新的表现形式仍然大量依托摄影概念,但是加进去不少新鲜元素。我以为如此且做娱乐甚好,但于专业生存而言则只能比作苟且。这种操作模式在电视中已经屡见不鲜,只是在摄影师看来是升格,并致力于做得精致非常;而于电影电视制作者而言则是一个容易的把戏。

另一个趋势是朝着amateur的方向回归。其实大家都应该有一个常识:专业的与业余的并没有实际的优劣之分。作amateur最大的好处是不用靠拍照赚钱,最大的坏处是没人给钱拍照。如果说之前那股风气是由职业摄影师的生存危机所致,那么摄影这种表现形式更合理的留存空间当是不卖照片也饿不死的业余摄影师。如果速度、传输、精度等一系列指标都没有愈发苛刻的要求,业余摄影师倒是可以安心存活在一个没有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里,耐心地按响快门。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