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国庆

我想起了去年的6月3号。白天我回了一趟北大,身为校友,在西南门惊人地发现北大保安居然配备了身份证芯片读取设备,我被登记。晚上我坐在北京西四北七条的“莲社”青旅大院里,跟一个老外聊天。老外很中国,磨磨唧唧说了一堆,我直接问:你想知道我对敏感词在敏感词干的敏感词的看法么?老外说是。我就巴拉巴拉。老外问:敏感词领导下,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你们也还是会有意见啊?我说:有心就疼。

晚上去了西四北八条吃牛子烤串,拿出相机想拍一张炊烟袅袅。烤哥和食客都非常警惕:你是干嘛的?我C,北京居委会大妈灵魂附体每一个帝都的人民。

跟老黄聊天,不记得短信还是电话了,他说:我一个哥们明天去敏感词看看,我让他帮我点根烟,扔那儿,送英雄。我就想,咋办咋办,明天国庆,去敏感词很有危险啊。想来想去,终于决定国庆去颐和园。《颐和园》是一部跟北大和敏感词都有关系的电影,我为自己做了一个这样隐晦而自欺欺人的选择而沾沾自喜。

第二天,在颐和园。好多群众,人民警察数量也有点异常。人民警察四处盘问,我有点害怕。被盘问了咋办?装孙子有损形象,喊口号立马消失。最好不要让我做这个选择。站在颐和园,这就够了,懦弱的知识分子在湖边长吁短叹。

又到国庆,这次可以饭醉么?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明天国庆》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