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恐怖主义与爱国主义

十年前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时,我还是一个高中生。当时有一个住校的刘姓同学半夜无聊偷听敌台,在全班最早得知了这一消息。第二天早晨的报纸证实袭击行为的发生。我至今还记得班主任专门抽了自习时间来宣布这个消息。得知一切之后,全班鼓掌欢呼。

我甚至记得当天中午回到家里,我兴奋地拿起家里的胶片相机拍了十来张午间新闻的电视屏幕。跟所有人一样,我们都非常兴奋地在学校、去学校的路上和家里谈论着美国遭受恐怖袭击的消息。在我们的周围,似乎并没有同情。而这一天,仿佛是我们的节日。

我们那时既不知道真正的美国,更不知道真正的中国。当9•11把我们带入一种毁灭敌人的快感中时,我们都热爱恐怖主义——这和我们的爱国主义一脉相承。

十年前我们都爱看《环球时报》,我还记得我订的报纸总是会被班主私藏一阵。十年前我们背诵政治课本和《半月谈》。十年前我们是爱国的、信任党的、相信光明和未来的。总的来说,十年前我们自以为是。

现在的我们,至少已经不再信任这个党,也不相信这个国能有所谓的光明和未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爱国,因为国这个词语和公仆、人民等许多词语一样,都跟虚伪和谎言连接在一起,压缩着一个正常人可以使用的中文词汇量。

当一个人缺乏立场时,爱国主义可以拿来作为立场;当一个人缺乏自我时,爱国主义可以变成自我。爱国主义在这个国中,就是自我的张狂和世界的险恶,就是《中国历史》、《高中政治》和《环球时报》。在中国,你可以不是自己,可以不是公民,可以没有权利,可以被肆意剥夺——但你一定可以在论坛上当一个愤青,在被扒倒的房屋外面拉起红旗,在被警察判为精神病的时候想念毛主席,在屈辱或无知的生命中标榜自己是一个爱国者。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