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自从2003年的秋天离开潜江,我从没有在清明的时候回过老家。不记得清明有这么多雨水,有这么冷,有这么漂亮的油菜花。

在家中的几天几乎是马不停蹄。第一是要给老太太去磕头,这事儿是我心中一直以来的最大的遗憾;第二是再看看老爷爷,强化一下摇摇欲坠的记忆力;第三是见各家各户的亲戚朋友。我这个家族比较非主流,人不算多,关系却比较复杂。

在世的人里,最关心的还是老爷爷。86岁的老人,身体尚好,只是脑力已经衰退。自我管束和记忆力都迅速下降,好在智力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例如问他,要回哪里去,他虽然记不得,但只说“回住的地方去呗”。言语不多,可爱不少。

抽了空隙,陪老爷爷出去走了走。当天阳光灿烂,影子在我们身后。他会时不时地跟路上熟习的人打招呼,或简单介绍一下一些楼房的修筑历史,丝毫看不出糊涂的状况。走在他身后不一会,一同蹒跚着,我眼泪就流了下来。只在他身后半步,他也并未察觉。遇到一片野地里的油菜花,突然想给老爷爷照几张相,可惜只有手机在身边。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回家》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