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与艺术

摄影到底是不是艺术?据成风同学介绍,他们专业第一天就在讨论这个问题。讨论这个问题最大的意义不在于摄影本身的价值,而是摄影师的价值。在大众评判眼光里,艺术是与美相关的,与美相关的又是与艺术相关。这一种模糊的逻辑联系为摄影与艺术之间建立了不稳定的联系,但也为我们这些摄影师找到了艺术家这另一顶帽子。捍卫摄影的艺术性,实际上摄影师面子上的把戏。

没有公认的答案,这只能说明两点:答案本身是模糊的,或者这并不是一个Good Question。一种逻辑认为,艺术的本质是创造,而摄影的本质是复现,这两者其实是矛盾的,所以摄影其实不能算作艺术。这种想法对摄影的挑战非常彻底。摄影发明至今,一直都在为自己追求的目的而挣扎。总的来说,刚出来的时候,由于技术条件限制,摄影不可能用于更广泛的领域,所以摄影一直期待自己能够成为绘画的一个门类。这种热情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早期,至今影响依然存在。到后来,主要是因为照相机整体速度的提升——底片感光度、高速快门,大的光圈,以及愈发优越的画质,照相机和画笔的区别愈发明显,摄影总算成为了一个独特的门类——具有比较高的技术性,和艺术也能扯上一点关系。

摄影的追求很简单:好照片。但是更进一步说起来就有无数的观点,许多甚至是矛盾的。无论是新闻摄影、纪实摄影,还是试验摄影、婚纱摄影之类,总的方向就是两个:真实,或者好看。当真实的也好看的时候,不需要借助特别的器械或者技术也能获得符合这两者的照片,从人机关系来说,对摄影师而言实在羞辱的。当这两者背离的时候,要么取真实,那便无论如何跟艺术扯不上干系;要么取好看,那么前期后期可以做的手脚也无数。

我以为要解决这个问题,应该从摄影在技术层面是否具备艺术性谈起。照相机的本质就是复现,但这种复现并不是对现实景象进行完全的复制。首先,摄影的成果是二维的、静止的,无声的,它不能提供现实环境给人的切身真实体验。其次,景深、镜头畸变和透视关系与变形等概念也是独有的,快门和底片的高速低速也会提供不同的结果。再次,无论是底片还是感光元件,在色彩层次和明暗层次上都无法与常人正常视力相比。

以上提到的这些问题并不全面,只是概括。我要说明的是,这些照相机的特性一方面限制着摄影师的表达,另一方面也成为摄影独特的语言模式。具体的例子不用多举,相信中等发烧友以上的群众都能理解。但是也应该看到一点,这些特性的可利用范围是很有限的,因为这些特性的使用就是创造失真,尽管有时候可以用些小把戏,但是过分失真的摄影已经不太流行了。

如果忠实地复现,那么摄影就只是一门精确的技术,而断然不能成为一门艺术。但是刚才提到的这些摄影语言似乎给摄影的艺术找到了一个好的借口。然而,这一点上的纷争在于:这些东西是否能足够让摄影成为一门艺术。

我想,把摄影定义为快门那一瞬间去创造,恐怕很难有什么艺术性存在。因为核心概念仍然是复现,如果是复现的话,这样在整体,尤其是在内容上,可以说并不从属于摄影。如果摄影语言只是在给现实做些涂脂抹粉的工作,又怎么能算作真正的创作呢?

另一种广义的解释有助于拓展摄影的艺术性。有时候我们会把布景、用光、摆位等前期工作和暗房,PS,扩印等后期处理也当做摄影的一部分。这种做法增加了人为创造和改变现实情况的份额,也延长了影像最终定本的过程。但同时问题也变得复杂了:为什么这些步骤应该被认为是摄影的一部分,而通常制作镜头和相机的工作不是?如果这些工作不是由摄影师来完成的,那么要把成果归功于谁?如果这些流程只不过是standard procedures,那还算不算是创造?

显然,这些问题是难于回答的。对于我而言,摄影的核心是复现,而复现是与艺术背道而驰的。在日常生活中,一般群众常常夸赞有些照片拍得很好,多数时候摄影师受之有愧。例如大家对绝大多数照片质量好坏的最低标准是:清楚。首先,在正常情况下把照片拍清楚是一个摄影师最基本的技术素质;其次,我们更应该感谢那些让我们今天能够使用大光圈、高快门和高感光底片的技术先驱。

综上所述,我认为摄影要扯上艺术,是有些牵强,但未尝不可的。不过这并不表示我对摄影本身持鄙夷的态度。我在之前的文章里提过,摄影中最关键的环节是照相机,而不是摄影师。这个意思是说,摄影从本质上而言是一个综合了物理化学电子等多种理工学科的合集。尽管在艺术性上饱受非议,但在技术上来说则毋庸置疑。

照相机可以被认定是一种工具,帮助我们去做一些复现的工作;也可以是一个玩具,就像绝大多数发烧友所认识的一样。照片是结果,它可以是尽可能真实的,用以满足我们对复现本身的需求;但也可以是扭曲的,因为摄影本身可以只是一个游戏。

——生活对我们要求如此之少,我们却以为身披枷锁。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