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的盒马鲜生开业了

楼下的盒马鲜生两天前就开业了,但我想避开前两天的风头,今天才过去试了试。我拿了皮皮虾、牛排、三文鱼和扇贝,在极其混乱的动线设计和极为冗长的等待结账流程后,我得知后面的三样都是不能加工的,原因各异——此前各个问我是不是堂食的可都没有任何意见。然后我就骂人了,走了。

几周之前我在福州超级物种吃了几顿。对于三中危机的屌丝而言,这个价位的三文鱼我第一筷子就把自己给感动了。我知道自己按照这个价格,在深圳随便哪儿都只能吃到那种富有时代感的三文鱼。于是呢,在福州啥也没吃,就到处吃超级物种去了。

后来我又去了上海,巧得很手机提示离住的不远的地方,就有盒马鲜生。忍不住,一定要去体验一下。拿了一盒寿司,一口下去……这是?……家乐福?人人乐?不知是谁了,反正就是那种15块钱花花绿绿五折特价的口感。那米粒的干涩和那鱼肉的陈旧,没有区别嘛。

我原本觉得体验这玩意儿,互联网人差不到哪儿去。也曾经觉得供应链这事儿也没有太多神秘感。但福州一筷子三文鱼,心里就开始难受了。后来在福州机场,我跟一个老同学聊天,说生鲜这件事儿,我们搞互联网的八成是没戏了。后来盒马两轮下来,我就认为十成是没戏了。

我对这互联网新零售真是伤透了心了。新零售挺好,互联网来叫什么劲?我们这帮人是脑子还行,然后就拿着招牌四处招摇撞骗万能了?

不过也好,总算这世界上有些美的东西,不是吹牛逼吹出来的了。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