迭代与从业者

迭代是个非常有迷惑性的词语,我们在很多场合讲过这个词语背后积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此就不做赘述。今天是想接着昨天的文字,讲讲这个玩意儿对于从业者,譬如产品经理、设计师、工程师等角色的影响。

因为有了迭代的概念,很多专注于做事的从业者倾向于认为事情是做不完的。这也恰恰是我在从业当初的想法——但跟所有政治正确的故事一样,大家私底下可不这么认为。生态体系比较健全的大企业,尚且能给关门的项目找到接盘的新项目,或者允许几百号人靠着ppt和excel吃空饷,其他的企业则不得不犯嘀咕,那这一大帮搬砖的家伙怎么办呢?

2015年年末的时候,我在给某家猎头公司做讲座时回答了一个很尖锐的点:如何看待创业公司里产品和技术合伙人在中后期被边缘化的问题。诚然,在企业起步初期,搭架子不仅需要高超的技巧,更需要一大帮人决绝的勇气。但越往后走,越没啥可干,正是因为绝大多数公司本身并不肩负所谓创新的使命,往往能在某个单点突破已经实属不易。一旦形成相对稳定的营收模式,后面的故事更多就像是粉刷匠了。

而从职业本身的角度来说,我也认为产品经理是一个自毁性的职业。如果我的设计方案能够有足够的前瞻性,就能为企业进一步节约大批后续部队的人力和时间成本,同时也意味着我自己在公司舞台上表现的时间不多了。而所谓的迭代,实际上是试错和为团队的不成熟不靠谱埋单的过程。这些尽管必不可少,但我们仍然有义务来去避免。

因此,可能一个比较差劲的产品头子会带着大家在一个项目里团团转,在没有害死公司的前提下挨着骂搞着事情,和公司一起慢慢活着。而相反的故事则意味着悲剧。

举个例子,Uber,尽管目前在祖国已经销声匿迹,但当年火爆的时候全行业都在学习人家的城市运营模式,也许也会有人说他们这个技术真牛鼻,但很少有见到人家讲产品做的好。不过在我看来,Uber这个产品,哪怕从很狭隘的UI层面角度来看,设计都堪称完美,因为它基本上用一套模式解决了世界范围内差异化运营的矛盾,同时通过很多取巧的做法让产品的基础框架与运营框架在体验上无缝融合,真的是很了不起。但大象无形、大巧不工,这样用起来顺溜的结构,反倒是没人提起,似乎也没啥重磅的结构性亮点推出。但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心里对人家是要怀有敬畏的。

一栋楼,如果盖得差不多了,施工队和设计师非得在里面分几套大公寓,跟大楼共存亡,基本可以说明楼没盖好。如果这个大楼一天到晚拆了修,大概这楼也住不下去。

那剩下的路,不是很明显了么。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迭代与从业者》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