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互联网人转型的潦草思考

关于个人的职业调整,最近我一直在去回答一些朋友的疑问。今天在这里做一个整理。冯某是一个杞人忧天的人,是一个拥有迫害妄想症的人,我对于未来总是缺乏安全感。这很可能是本文中最核心的主观偏差。

我的基本观点是,作为一个标准意义上的互联网人,如果我们都以互联为互联网的精神终极使命(譬如你也和我一样认为IFTTT是最优美而简洁的互联网基本形态),那在工作层面,需要早做转型的准备。

 

论点一 暂时的创新使命

不可否认,我们都认为在过去的几年中,互联网的光环在全球范围内都达到了巅峰。在2015年下半年起到目前2017年年中,整体经济和互联网的想象空间都受到了重挫,在广深地区的就业情况应该触及了我参加工作十年以来的最低点。只是我们都身在其中,关于这样悲观的论调只能在饭桌上口口相传,就跟小程序这样的垃圾概念一样,出于政治正确而讳莫如深。

然而这种败相,我认为在2011年起开始做O2O概念时就已经产生,在2013到2015年间泡沫达到巅峰。相信很多在这个阶段投身创业大潮的群众都会发现,自己很难在传统行业的经营模式和所谓的互联网创新中找到一个骄傲的平衡点——甚至绝大多数想法,在最终落地到商业模式上,无不相当彻底地回归到传统模式中,互联网在所谓O2O概念中更多发挥的是自己工具性的价值。

这个事儿跟站长时代相比,跟BAT黄金时代相比,总是有点不太一样。

我认为,互联网在这个时代的光环在于通过互联来完成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关系的创新——或者说,在于创新。创新就是时代当下先进的生产力,就是商业化社会的方向,自然充满了无限地溢价空间。只是我们回顾人类文明的历史,创新的火炬总是在不同时代的不同行业中传递,它不属于也无法被禁锢于某个人为框定的范围之中。

 

论点二 产业创新与技术创新

同样是工业生产4.0,现在互联网的日子更加接近于支持与复制,而早就没有当初创新的意味了。互联网的发展伴随的是产品经理思维主导的产业创新与工程师思维主导的技术创新的并进,但归根到底互联网的精神在于产业关系再造。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到当今社会走到了一个相对枯竭的状态。

我们把很多虚拟关系进行了原生和再造,但对于offline的传统社会,触网带来的并非实质理念的突破,而是工具层面的更新。当然我从不否定信息化中天然伴随的能力就是效率的提升,但在当前这个阶段的效率提升是非常有限的。究其原因,就是互联网在一个实际的IoT的方面还缺乏有效的纵深贯彻。

让我们来举个例子,滴滴出行。现在基本上所有人都明白了它只不过是另外一个出租车公司,在服务上还未必赶得上满街跑的红的绿的。我们在打车方式上改变了,但在商业模式上其实还是老一套。这就是工具层面的提升与生产关系变化的落差。目前有很多巨头都在设想通过车联网和AI驾驶的方式来挑战这里的生产关系,原因就在于出行这件事儿本质上在目前还是坐车与开车之间的劳务雇佣关系,不打破这层关系,该收的钱还得收——很多时候,还得为中间横插上这一杠子的互联网+以及ta背后几十家投资机构的收钱梦——只是这笔钱有的是乘客掏了,有的是股民掏了罢了。

在2015年的时候,在一些场合我有过私人论断,未来我非常看好的一个方向是AR与穿戴。原因是我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制约互联网链接成本降低的原因是我们目前的UI结构,即手机和电脑,仍然无法满足人性中的“懒”。可以看到当时我的判断还是挺模糊的,还是在效率这个层面做文章。

而实际上效率与关系的改变往往并生。如果我有筋斗云,就可以随随便便翻山越岭来看你。所以我仍然认为在技术层面的突破是这个产业创新迷茫的时代唯一的良药,这个技术指的不是什么海量服务分布式之类的,而是能直接提升体验效率的要点,譬如AR、穿戴、电池、AI等。

那么如果基于这样的判断,我就不会认为未来一定会是目前人们眼中的互联网,也不是好像美的手机app遥控空调这样的三十六流IoT。

当然上面所有的扯淡,都必须严格依据“人的肉体五官感知是我们与世界连接的唯一通道”的前提条件。如果进入到机壳特工队那样的世界,因为感知的成本无限下降,生产关系可能就不存在,上面的说法也就没有意义了。

 

论点三 AI与奇点恐惧

我对中国前两年所谓的大数据和近些年扯淡的人工智能都持极度悲观和鄙视的态度。事实上,有相当数量的前两年的大数据公司,现在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人工智能公司。或者很多把推荐算法这种古董美物也翻出来,跟90后科技媒体小编一样假装刚刚问世一样开心。或者吴恩哒走之前给百度放了一个香喷喷的pi等等(你们试试百度输入法那糟心的语音输入就懂了),我都完全不相信。

但我对AI和奇点却无法回避,这当然因为我骨子里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总觉得未来的风险一定会发生。

我总是跟人家解释,所有的自动XX都不是AI,AI的核心不是自动,而是学会学习。你看,这还是一个理念上的差别,很多人总是觉得互联网和这些东西本质上都是技术问题,但实际上是个世界观问题。如果一个AI成了,ta学会了学习,请问,ta还有什么不能干的呢?

工业4.0的很多大部头里都有猜测,奇点可能在2025年前后,而人类对AI最后一道屏障是情感。首先我们可以忽略这个时间,因为基本上人们涉及到“择时”这个问题时,无论是股票还是算命,都相当不靠谱。其次情感这个屏障说来真的也蛮尴尬的,因为一方面所有的感性本质上都是未琢磨明白的理性,另一方面我们对情感赋予了人类文明的价值,这价值对AI可未必有什么动情的地方。

末世理论黑客帝国这样的事儿如果发生,我也没辙。所以我只能期待我们能够非常好地限制AI对人类的威胁,即在相对长的时间里,让AI把兴趣停留在工具层面,而不要有人格和独立意识。

那么在这个悲观世界最美好的未来里,会发生什么呢?

第一,程序化、标准化、工具化、模块化的工作一定会被彻底取代。举个例子,奋斗在工厂和街头绝大多数产业工人和农民、本质上从牙刷到金融产品一样的销售人员、从汽车到飞机的驾驶员和服务员、绝大多数目前以复刻为主业的工程师、产品经理、设计师、自以为是的艺术家等等。这些角色一定消失。

第二,国家综合体会向公司综合体转移。目前国家的构成根基基本上是宗教性和民族性,而这二者在互联中是会被逐步消解的。而公司是技术突围的组织形式,其话语权会随着其对于社会控制能力的增加而提升。

第三,智力精英会颠覆财富精英。随着绝大多数工具性工作被取代,目前“按劳分配”这个大的社会前提会被颠覆。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但一定不会有足够的工作,那就意味着很多人会成为福利社会的负担(理想假设),自然也会被剥夺实际的话语权和向上通道。

 

做个总结的话,首先是目前的所谓互联网或者相关领域中,很多人试图站在浪尖,而这需要非常的技巧,更需要超常的运气。我最近遇到的每个人都跟我说想转金融,且不说考虑个人自身条件,这个想法本身其实跟股票追高是一个德行。

其次是互联网行业在未来可能会失去光环,你我所在的社会结构会被解构,而目前我们尚无法赌中下一个接棒创新的行业点。即便知道,实际上受制于年龄、身体、能力、家庭等多方面原因,眼巴巴也很是可能。

最后是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我认为应该充实自己非工具化的知识层面,不仅在职业上需要有相当的调整,更应该主动地去通过学习来为自己预备下个五年或者十年的可能性——这个预备可以是在目前看来完全不功利性的。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