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突围与青春慌张

说起自己在人生中的迟钝,刹那间竟然只记得高晓松所说的,青春就是慌张。

大抵说来,深圳是一个让人永远对财富和事业缺乏安全感的城市。当然如果仅就此做论断,多数地方都是一样。略有不同的,是在这儿总有一帮人无法为所谓安全感牺牲自己的快乐与存在感。忍耐在这里可不见得是什么值得夸耀的美德,快刀斩乱麻、继续寻找真爱才来得足够痛快。

然而带着这样的想法迎来了自己的三十岁,迎来了自己的房贷,迎来了自己日益沉重的家庭。情况总不免有些尴尬。譬如吧,拥有的房产,看起来是投资杠杆,实际也是负债;在譬如,孩子,一方面是快乐与生命的延续,另一方面却也是无数的消费门槛。既然活的不差,那以上这些总都要背上,才配得上中产阶级的名号嘛。

于是乎,就有了2017年经济下行中的中产危机。我们唯恐替真中产伤了自尊,于是把这也称作中年危机。

刚刚晚上跟一位同样是预备新房的朋友聊天,他与我说,每天看到家,总有那么一刹那,想待在那里,不要出来。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总有那么一刻想假装成中国家庭伦理剧中的好男人,永远只有回家的镜头——在那家门外的一切,无论奸诈与苟且,放在故事里总是让人疑惑——《我爱我家》非要跟《潜伏》拍成一个片子,特别真实,也特别不容易。

这拍电视剧的不容易可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身上。我既无法肆无忌惮地爱家,也无法义无反顾地拼杀。这样窝囊的角色,必然让电视剧也演得困惑。但我们就是这么样的角色,一帮得把好几出剧都演好的中年人。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