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毅行珠峰——这一山的人味儿

2017年4月22日,有老鬼等老朋友在深圳车友都非常熟悉的圆山山顶路段组织了一次非常有想法的骑行活动。他们把这一段1.4公里、爬升140米的陡坡通过反复攀爬的形式,达成了对西藏拉萨、大本营和珠峰的高度挑战。自然,这样的挑战本身和爬珠峰相比并无过多相似之处,但一个充满想象的目标,就足以吸引人了。

实际参赛者大概有三四十人,于其中的组织者、保障者乃至支持者的数量,都可能会更多一些。这次活动里遇到了很多在深圳这么多年单车圈里的老朋友,譬如组织者老鬼和他的夫人、曾经我们所有人心中的超级技师(此次已经化身为赛事支持公司负责人)刘进、老鬼的朋友凤凰、深圳老牌本土自行车品牌攻队老大丁丁、深圳救援队老大大象、耐力赛精神领袖001号钟哥等。也在路上碰见许多让人感动的新朋友,譬如股骨头坏死但坚持单车运动的一位老大哥(我写作时,他正在挑战最后一段珠峰高度)、唯一的面不改色的、让我们所有人肃然起敬的女车手、秘书长冬冬、把前轮借给我让我能完成小目标的兄弟、搭我车过去挑战的小牛以及在山上的每一位挑战者、组织者以及赞助商和横岗自协的义工们。还有此次一同前往的张哥、凌、清水以及精神支持到底的鱼老板。

无论时8小时、12小时还是32小时,无论是路上的骑行者还是在每个驻点蹲守的组织者,恐怕都在不断地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为啥要来受这份罪?这痛苦不仅仅局限在骑行或者蹲守的过程中,还会持续到接下来的白天和夜晚,最后才能变成一段简单的谈资,然后泯灭在属于我们每个人真正个性化且枯燥的剩下的每个24小时里。

另一个感触时,每每到了这样的场合,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支持来得特别容易。每个人都力所能及地给其他人精神和物质上的帮助,在山脚、山顶和路上永远都有笑声与呐喊来对冲双腿中无法拔除的乳酸。这场面看似激烈,但来得却比这山下尘世见的谦和理智来得更为简单——每个人在遍体鳞伤中前往心中的圣地,或去遇到最强大的自己。我在这里遇到的每个都是人——尽管我们以“大变态”来戏谑——这里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是大写而坦荡的。

真正的赛事有个简单而直白的第一名,而在每个人心里,赢取的都是自己对自己的尊重。能力不及,每个人有长有短。这样的公开活动,参加者只有数十人,也早说明了面对大山的艰苦。我深知自己几年间在职场中波折、在家庭中确幸、在“我”这个仅有我的世界里在慢慢地堕落。我把自己困在无聊、愤怒、欲望当中,我把自己困在对世俗成功的渴望和解脱当中——我啊,老冯,早就不是那个在车轮上狂喜的我了。

所以我才来,尽管我知道力有不殆。我透支了我自己,在我自己的区区的26次攀登中,我没有哪怕一次去点燃自己的激情,我也无数次地懦弱地想起床榻、想起温暖、想象天上掉落的雨点没有这么寒冷、想象经过的蜡黄色减速带没有这么颠簸。我就这么熬着,作为一个弱者把这一路用噶喳作响的28t给体面地熬完了。

我啊,挺满足的。能见到这么实诚的自己,哪怕在床上,都激动的(酸疼的)一晚上睡不着觉呢。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4.22毅行珠峰——这一山的人味儿》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