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力

其实成年人的生活里,很多地方都必须要靠想象力,不只是听觉。比如说咖啡的酸味儿,比如说酒的辣味儿~在我们的故事里,都得是阳光赋予的果香味儿和粮食熬够了时间的淳味儿。其实我都想着,这就是药味儿,喝下去治病,治傻,或者治聪明。这样才能一股脑灌下去。

在过去的某些时间里,我总是会把自己蘸在一些昏暗的地下音乐场馆中,譬如B10,譬如红糖罐,然后去听音乐。其实多数地下音乐品质一般,而这些场地简直又是以音质低劣著称。再加上没有座位、有嘈杂的人声和烟味,怎么也算不得是欣赏艺术的绝佳场地。但他们善用灯光,把一切看起来让人难过的东西用黑暗包裹;而我,善用想象力,必要的时候再闭上眼睛。

巨大的音乐声往往会阻止深圳这个城市赋予每个人严谨的逻辑性,进而让心思得以释放——音乐人讲述着自己的故事,而我则在里面努力寻找和自己勉强搭界的音符或文字,把哪些按照逻辑思维怎么也找不到的碎片重新捞出来让自己乐一乐。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