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这三年

2014年开始,走得太快,有点癫。

改变我命运的两个互联网产品

2014年年初的春节假期里,我跟现在的老婆在世纪佳缘上认识了。我到现在还记得,蹲在潜江小阳台冰冷的厕所里,用微信刚刚更新的带备注功能的版本给当时的乘务长写上了“外婆一直记得我喜欢吃喜之郎的果冻和旺仔牛奶”。

作为一个互联网人,我所做的一切从来没有真正改变过我自己的生活,我既不是QQ空间的用户,也不是百度国际化产品的用户,也不是美衣或者嗒嗒巴士的用户,当然按规定我更不可能是国信的用户。所以我是一个信奉产品设计与用户需求“脱节”的人,或者说,我是一个信奉上帝视角的人。

扯回来,加上找老婆这个事儿,有两个产品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另一件事儿是2015年的时候我妈又一次犯头晕——她头晕这个问题已经很多年了,据说是从十来岁的时候就一直有类似的问题。这么多年下来,这毛病真是没啥好转,而且说来就来。当时我突然想到,要不然上春雨医生试试。于是乎,上线花了好几百块钱,找了北京、上海和武汉三家大医院的主任医生,让他们轮番跟我妈打电话远程问诊。结果三位医生分别推荐了三款A+B药物组合,而其中A款药物是一致的,B款的作用也是一致的。于是乎按照B药物的市场成熟度托人搞定。虽然一开始服药的时候老娘的身体反应非常不好,但咬牙坚持下来后,这头疼的老毛病居然基本好了。

所以,别管是社交还是O2O,真正打动我的,还是线下资源。但没有互联网,我永远找不到这些资源。

创业是阵风 挺能吹的

找老婆是个契机。自从想到要有一个家庭的责任,就不能安心在体制内做一个中高级职员。加上2014年的时候,创业公司是个很时尚的概念,于是乎,走。

第一家美衣地图,隐形夫妻店,行业白皮书创业,真敢。现在满大街创业导师多了,觉得很多事儿一说严重不靠谱,但当时来看,玛德还真挺有希望呢。不仅贴上吃穿住行的大消费类,而且还反向切入了线下市场服务,对标上了大众点评,很带感。但美衣这边除了男女关系那啥外,在商业模式上一直无法解决在供应链中间插一杠子而自己手上又没C的状态下,B凭神马吐金币的问题。

第二家嗒嗒巴士,更绝,男女关系混乱,前任、现任和现任的前任悉数登场,富二代神决策再加上学历造假、贪腐、宫廷斗等国产剧的集大成,真是让人眼花缭乱。以至于至今跟其中任何一位道道家常,都能发现一个隐藏的坑爹货。但平心而论,嗒嗒巴士在当时真的很具备明星像:交通大消费类、集约出行、绿色环保、需求极为高频刚性、资金与品牌砸得当当响等。而就商业模式上看,则属于用户模型和营收模型成立,而利润模型不成立的典型。盈利始终在理论上可行,但理论状况因为种种原因在市场上并不广泛存在,所以即便有个例也无法复制。现在的嗒嗒,实际上就是那川一个搞地覆膜的用电动主机在二级市场上割韭菜的工具。

然后到2016年,就哀鸿遍野,纷纷挂壁了。在深圳,美啦和91160的式微成为标志性的转折,这俩老牌创业公司最终并未能有皆大欢喜的结果,留给行业的是转型和转型带来的裁员,以及老板们无力的PR。

我呢,春江水暖鸭先知,别让情怀坑自己。几次下来,留下一些朋友和小伙伴的感情,挺好的,我也知足。钱嘛,跟组织坦白,真没一分套现。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