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老爷子的梦

今天梦见老爷子了。是过年前夕。院子里最老的两栋楼(我们住在其中一栋的三楼,可以看到对面楼的情况,真实如此)的一层都被拆光,拆后的空间用黑水泥抹平,各只剩下一堵墙,也不知道剩下的楼层怎么就能没事。因为我回来了,家里地方不够住,老爷子晚上要去宾馆睡。但当时我们最重要的事儿,是去菜场杀一条我们自带的非常大的黑色淡水鱼(之前由几个男子用麻袋装着运到屋里,我只闻到一股非常冲的腥味)。老爷子带着我去,我们要赶紧弄完回来做年饭。鱼肉被片成非常薄而且大的一张肉饼(过程没看到),卷在一卷一米宽左右的透明塑料纸里。老爷子在前面带路回家,特别矫健,皱纹少皮肤好。他就像一个游戏里的引导员一样,始终大跨步地跑在我前面,在菜场上上下下的道路楼梯拐角处等我,然后再带路跑开。路上我拖着卷着鱼肉的塑料纸卷在台阶上奔跑,塑料纸卷的另一头在台阶上碰撞,塑料纸卷险些散开,但看不到鱼肉。我还经过一堆这样的塑料纸卷,一抬头,老爷子在台阶上的路口等我,然后跑向下个路口。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