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河源百公里(第三届)

5月25日,在广东被超级大暴雨浇灌了一个多月之后,终于迎来了一个超级大晴天。据称逾3000名车友齐集河源市,开启了一场沿着万绿湖延绵起伏一百多公里的山路骑程。

我于早上6点45分左右离开广场,与阿森一起在出发5公里后趁着个大下坡逃离众人,奔袭90多公里后,我体力不支,阿森单飞跑掉。行至110公里处到达锡厂标准组终点,时间为11点46分,据称是第16个抵达者。阿森见我到了喊我一起往143公里处的马头加强组终点去,老冯摆手作罢——开房、冲凉、呼朋唤友。

我约行至80-90公里路段时,天气变得异常炎热,码表记录温度基本在41-44度之间,头部有轻微疼痛感,已经是中暑的前兆。好在我人体含水量高,尚有余水可以浇灌头部和颈部降温。此路难点,不仅在坡多山弯,还在于上午10点之后的绝对高温。

我到达终点后不久,张大哥和陶老师也到达终点并开房休息,后不久老鬼、小柯、海盗、阿恺等众车友都在两个小时内陆续抵达。除阿森和叉烧外,我们活动帮派中无其他人直接去挑战加强组终点(老鬼、陶老师、阿恺天黑后去转了一圈)。

随后得到温总消息,已经叫大巴在72公里龙口村处截留我部体力不支车友,而其他部分南园村车友也陆续标准组终点并在张大哥处休整。除我们常一起骑车的数人外,多数其他车友都明显体力不支或有伤病问题。

此时我们得到消息,大巴车在收容了部分车友后,因交通问题无法前往锡厂镇。按官方提供方案,标准组终点的我们需要再骑25公里山路前往石角镇才可撤离(沿路山险,大巴车难以通行)。我在跟多位义工和其他车友沟通后,选择了从锡厂到石角之间的林禾小学作为接应点(距离我处10公里,距离阿森处20多公里,距离大巴处50多公里),组织抵达车友准备前往,预留剩余尚未抵达车友的接应人,通知阿森想办法前往(后包车抵达),并通知温总和大巴车想办法赶往此处。

在锡厂找到了车老师和方哥两位老大哥之后,我们于下午5点10分启程,赶往林和小学。同时南园村胡哥和另一位车友(带有车灯)在锡厂继续等待,接应他们还没有到的数名车友。不能等到全部车友的原因是当日日落时间为下午5点50分,而多数车友并未携带车灯,这在山间行进是非常危险的。

尽管经历了许多麻烦,但所有路上的车友最终都陆续聚集在林禾小学的一个村口处。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没有任何城市灯光污染的田野里,慢慢散出一群群萤火虫的微光。尽管有汗水、饥饿、伤痛、疲惫和抱怨,但在那一刻,所有人心里都有个孩子在屏住呼吸,享受着这种近乎绝对的黑暗。

而与此同时,温总和大巴车也在拥堵而泥泞的山路上向我们靠拢。直到晚上8点多钟,我们得到大巴车抵达林禾小学附近广场的消息,又一路数十人借着仅有的灯光,行进了1公里多与老温会合。

此后吃饭、行车。约凌晨3点抵达深圳南山。而海盗方面部队则在当日凌晨4点多才回到。


 

此次河源百公里骑行活动的线路非常优美,全程基本沿着万绿湖岸行进,上百公里几乎完全没有平路,不可谓没有挑战。但从实际的骑行情况来看,缺失还有很多值得改善的地方。

  1. 终点选择不合理。锡厂说起来是一个镇,但全镇也就20户人家,还达不到一个正常平原村的水平,完全无力接待数千名外来者。更要命的是此镇进出县道非常难走,其中往石角方向的路因弯道过多,不可能通行大巴。这就导致临近活动尾声,大量大巴车在路上拥堵,而大量车友则必须摸黑翻过一两座大山才能找到组织。
  2. 义工分配不合理。我们发现在100多公里的范围内,义工基本分布在前后各30公里的地方,而中间三四十公里的路段则一个义工也没有。虽然这条路基本不存在走错路的风险,但从安全角度来说,这样的布局是不合理的。
  3. 整体组织和经费利用不合理。第三签到点是否存在不得而知,反正基本没有人在此签到点成功签到,而这是从未说明的。而中途仅有的一个签到点一开始居然连水的供应都没有;标准组终点也是不提供任何饮品。而我们了解到义工并无工资,自己的饮水都是自费购置。这真让人忍不住要问组委会:钱去哪儿了?
  4. 异常补给情况未说明。头70公里完全无任何可补给点,此问题几乎所有的车友都始料未及。尽管我个人水量充足,但对于多数车友而言,这种情况显著坑爹了点。

 


今年长胖了一点,不过还是蛮开心的。感谢所有的摄影师和好基友。

wpid-wp-1401345277345.jpeg wpid-wp-1401345292825.jpeg wpid-wp-1401345270570.jpeg

JY06CCYTZLW9X7HTV6LK4{W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我的第一个河源百公里(第三届)》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