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残游记

放了快十天,车胎应该已经亏气了吧。我也懒的捏一下。出去走走,不用在腿上绑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感觉有点疯子般的快乐。

路比我想象的要长一些,我跟熟悉的人交谈,从熟悉的路口经过,踩着熟悉的、脏脏的路。我的路没有目标,只消在左腿支持不住的情况下走回来就可以。我拿着一条要修补的裤子去裁缝铺,被告知要十分钟,等会过来罢。不,我就在这里站着好了,看看小店里无聊的电视剧,我可是腿脚不方便的人。

于我而言,不能动意味着很多麻烦。在单车上走过来三年多的光景,我已经不知道如何重新做一个死宅的人;我想尝试做做俯卧撑和平板支撑,那想到还是对膝盖有些压力,这真叫人气馁。这屋子也是,如此的狭小,我让空调把外面的冷风吹到我的面颊上,吹散我幻想中的窒息。

病痛这玩意儿总让人变得软弱。我在核磁共振室外面等结果的时候,忍不住想到若是个永久的瘸子,怎么找对象呢?这怕是世纪佳缘搞不定,珍爱网的红娘老师也绝不肯打折了。这世上有多少人的日常就跟我现在一样,在椅子或沙发上发着愣,那腿就算是一边齐的,大概也跑不过我一条腿,他们有这双腿又有什么用呢。

片子出来我没有看,径直地去找了医生。还好,十字交叉韧带没事儿,内侧韧带是裂了,不过是上支点外侧撕裂,里面一层还好好的。修养三到六周,应该不用动刀子。顿时感觉整个人都幸福起来,仿佛被抢劫后还发现口袋缝了剩了几块钱,多少保留了些尊严。

这并非我第一次摔成个鸟样,也并非第一次要修养这么长时间。同样,也并非第一次如此低落。在睡梦里我总想踢开那疼痛,发现不可为后,反倒更加落寞。我对这个世界有些耐心,但对自己缺一点没有,这真是讽刺。

细想起来,最近确实命中多舛。几周前坐断了车架暂且不算(更换车架确有提升),就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我摔伤了腿,开车也遭遇了头一遭被刮蹭逃逸;我多吃了一张罚单,把电瓶的无谓地耗尽,也弄丢了几张发票。我感觉对身边的世界丧失了一点点控制能力。但唯有相信我这绝对平均值的命——一向不能遇到无缘无故的好。在职场不淑之际能斩获一个看起来更有希望的新工作,而生活上也终于有了一点斑斓的收获。两周的时间虽然也平添一些苦恼,但我终于不再孤独地承担着每次呼吸的重量——我是这么相信注定的结果,已经有了全力以赴的打算,哪怕老天要我用一个月的时间一瘸一拐作为交换。

这大概只是它无穷把戏中的一个,而我已经满脸严肃了。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老残游记》有2个想法

  1. 老冯文采真好哈哈,有一种在看《萌芽》的赶脚,顶一下!能别这么伤感不哈哈,要往钱看,妹纸会有的。话说你这一蹦去哪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