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的奏鸣曲

今天晚上的风特别冷——在北环大道上,GPS一直不紧不慢地想着超速报警——我感觉自己的热量已经耗尽了,从鸡皮疙瘩到肠胃心肺,都在没有规律地打着哆嗦。因此当有一瓶低度酒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几乎毫不犹豫地放纵地没有拒绝。

海顿的钢琴奏鸣曲选集,4碟装的版本有阿尔弗列德的11首装。这曾是我对古典音乐最初的爱——当我想要写下一点东西而心绪混乱的时候,它没少给我安慰。我想拥有它,而它最好是一件礼物,这大略会给我不同的意义。

然而,终究是没有的。在某一个耐不住等待的夜晚,我给自己下了订单。然而Decca原版已经停产,换上了所谓复刻版的封面。曲子,我听起来没有区别。

而古尔德的6首单碟版本,则是在我某次淘碟的时候无意中碰到的。2002年的发行,1982年的录音。这加拿大的怪老头曾想签入DG、在人生音乐生涯的最后规划里用一个decade的时间去演绎海顿的奏鸣曲全集。但,终于没有。DG从未拥有古尔德,而古尔德则在老东家Columbia留下了自己生前最后一张录音室专辑。

相对于阿尔弗列德的演绎,古尔德的弹奏有点让我静不下心来。他太冷了,热情好像也是挂着冰碴子。去掉所有重复小结后,曲子变得异常干净,长度也比通俗音乐长不了多少。

——但是,配上一点酒精的作用,就刚刚好。脸红了,也会耳背。那工整的演奏也会呈现出后面一个音符跌跌撞撞靠在前一个音符身上的效果。

我开始觉得古尔德醉了——然后,有点眼热,盼望着这狂妄的结束,和一个扎实的黑夜了。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醉的奏鸣曲》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