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三个200公里

第三年参加200公里,状态感觉没有那么好,路线有一点糟。第一天从南山单人骑行90公里到达龙岗大鹏区,然后在一个挺憋屈的小房间里跟好基友小柯床挨床度过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

当晚张大哥拉着阿森过来跟我们说,保持队形,四个人一起到终点。我说行。可第二天大牲口阿森同学就没见踪影,一人单骑狂飙脱离群众,成为南山大道部队第一个到达终点的车友。陶老师和老鬼在丁总签到点跑掉后,我们剩下的几个群众就变得毫无斗志,踉踉跄跄地完成了第100-150公里路段。在此路段中我们在丁总攻队的支援点处捡到了空降的辉爷,但也在到达第三个签到点时彻底丧失了斗志。于是乎,一干人等在附近的一家牛腩粉小店吃了点东西,放了一个小时的羊才重新上路。由于捡到了之前管胎爆胎的阿新同学,第四节好歹还有些带动的理由。于是乎我跟小伙子说“年轻人,全靠你了”,然后说到做到,跟风50公里,到达终点。

此次骑行,于广大车友而言,第一不利在路线规划失当。从大鹏到汕尾,基本全程国道,机动车数量多且在包括出发等地点缺乏很好的交通管制,让人感觉大鹏交警都因为昨晚疯狂抄牌创收而没能起来值班,场面一度非常混乱。空气质量差自然不必说,一路上尾气乃至烧垃圾的味道延绵不绝。而这国道起伏不断不算,更坑爹的是全程感觉至少经过了上千个减速带,双手双脚和屁股完全震麻;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为何双向4车道以上的道路,在上坡居然也一定有10段疯狂的减速带呢?

第二不利则在逆风。由于台风影响,当日全程206公里,至少有170公里以上处于正面绝对逆风状态,我们在第三段时速一度跌到20公里,绝望之情,可想而知。而因为签到点设计的问题,第二签到点过于往前,实际在93公里处;第三签到点则过于靠后,实际在104公里处。这让第三段的坑爹指数顿时上升为五颗星。

而于我自身,真正的困局来自于身体。第一最近单车练习的时间有所减少,一方面匀给了跑步,另一方面匀给了个人生活;第二在200公里前夕由于气候变化,咽炎发作,有了轻微的上呼吸道感染征兆。虽然活动前夕似乎已经恢复,但事实证明绝非如此。骑行结束后几个小时,我在回程的大巴上就又犯了毛病,以至于回到深圳时已经脸颊煞白,说不出话来。

男人,就是越苦越有感觉
作死的第三段,拼了。
出发之前,在大鹏

 

一碗牛腩粉,两把辛酸泪
带我50公里的小伙子阿新,非常优秀。当然我可以说,他有青春可以燃烧,而我燃烧的是生命。
不管怎么自虐,虐完都感觉很好。
单车开大会

 

万花丛中,许多水桶,一点老温

 

一家子到达重点时,全场欢呼。每个在场男人的心里都有一辆特别长的单车,车上有老婆、有孩子、有爱。当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遇到愿意跟他一起犯浑的一家子。

以上图片,感谢每位不知名的摄影师。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我的第三个200公里》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