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钻进我的领子里

从南配殿逃出来的时候,冬天刚好钻进我的领子里。

叶子落了一地,我只好踩上去,阳光在我的脚下噗噗直响。路灯照例是很暖和的,这金色的大道是黑夜里最致命的错觉。

我对自己讲述着刚刚经过的台阶,讲述着荫廊下斑驳的影子。冬夜里的薄雾就好像一个冰冷的小房子,仅仅只是包围着我,不让我的心跳被别人听见。

又起了一阵风,叶子在地上匍匐奔跑。叶子,在替风呻吟。

冬天钻进了我的领子,我冷极了。突然想,若是能落出一滴带着体温的眼泪,这冬天兴许能暖和一点。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