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在这篇短文里我要继续阐述我关于相机与摄影师之间的关系。在摄影过程中一个常见的误区是:照片产生于快门卷动的那一个瞬间。这种看法正印证了我前文所叙述的人类要命的自大,总希望毕其功于一人,过分夸大了按动快门的人的重要性。这种态度在数码摄影时代得到了极大的膨胀,原因在于数码无论在前期、现场还是在后期处理复现的过程中都引入了一个与传统影像截然不同的概念:所见即所得。

这里将“所见即所得”并不是说在每一个步骤里都能够做到完全的标准化一,但是至少为摄影师们提供了一种与传统摄影完全不同的视角,所带来的直接影响有两点:其一,拍摄数量的增加很难导致成本的等量增加;其二,可以实时或者以极少延时的方式对拍摄效果进行修正。

有了这样两点,摄影师就可以极其微小的代价来进行大量拍摄以备筛选,而拍摄前后的思考则被更多的实践压缩了。

回过头来,这样两种不同的思考方式是否有优劣之分呢?从结果上来看,我认为数码摄影时代的思维要更胜一筹。毕竟再精准的推算和成本的限制,让传统模式很难与海选的数码成品相提并论。至于人们常常提到的胶片感,数码味之类,我以为绝大多数可以PS解决,并不应该成为人们选择的最主要因素。而那些对此在意颇深而讲究非常的人,活着的人里怕没几个能好好去拍照片的。

我选择胶片相机,也并非完全出于画质的考虑。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急于尝试不同的摄影创作经历。传统模式下,尤其是黑白摄影中,摄影师所需要计算的并不是快门一瞬间的数据,还需要在拍摄前和拍摄后准备和进行仍然大部分不可见的暗房工作。此外,成本的限制也能非常有效地让摄影师斟酌自己的每一次拍摄,用思考去取代大量的、反复的实践。

A·亚当斯老先生提出的“想象”概念非常朴素,但对于一个真正热爱摄影的摄影爱好者而言,却是一个难度最高、最能体现个人摄影修养的摄影思考方式。当个人基于自己对前后期以及拍摄的各种参数的了解,对眼前真实的景物用相机复现时,头脑中需预先呈现出底片曝光后的模样。用同一双眼睛去看世界,但用两颗心去思考,比当前我们用大广角超长焦的两双眼睛看世界,一样的心去思考,还是要强上许多。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