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一份墓志铭

9月30日,我收到一份包裹单。当人收到一份包裹的时候,总是很兴奋的;这种兴奋可以得到升华,那就是当你遗忘它的存在的时候。

10月1日,我拿着包裹单,走到了邮局门口。邮局关门了:国庆节,关门三天。

10月2日,包裹单放在我的小音箱下面。

10月3日,我把包裹单放在裤子口袋里。

10月4日,我取回了包裹,拿出了一本粗糙得吓人的书,取出了一张CD,CD里写满了我没有听过去的曲子。这本《音乐天堂》的墓志铭实在是太粗糙了,让我想起了798的那个破旧的楼,楼里艺术和垃圾连在一起。

我对《音乐天堂》有没有感觉呢?我并不了解它,但是我确实对它有感觉。我想起在2004年末的时候,我订了两份杂志,一份是《散文》,一份就是《音乐天堂》,当时我想,也许这两本书
可以伴随我一辈子罢。

我记得我第一次看见《音乐天堂》,应该是在高中的某个时候,在那个流行一本书双磁带的年代,在《疯狂英语》旁边。这本书似乎是比较注重摇滚,至少在当时。我不喜欢太吵闹的宣泄,所以我从来没有买过。

我在订《音乐天堂》的时候,并没有看过它的一份文字,听过它的一个音符。我只是想,它有一个好名字,一个让我觉得感动的名字——那么,就让我爱它罢,这也可以算一个理由。

来到我手上的第一期《音乐天堂》,似乎编号是67,这我不是很有印象了。它实在是很粗糙,粗糙到让人觉得是典型的盗版书。那个时候,我还在玩耳机,对音质的追求很过,而《音乐天堂》的音质实在是不能满足我的——但是我仍然很喜欢它,一个粗糙但是诱人的世界。

这本杂志停刊,似乎是因为版权问题。这完全可以理解,我确信这里面绝大多数歌曲都是没有版权的。它就是音像店里最畅销的精选集,唯一的区别在于,它的选择没有一首让人耳熟能详。

它的文字也很幼稚,从里面的来稿来看,很多都是高中生,甚至初中生。也就是说,这是一本teens的世界,里面充满了为赋新辞强说愁的味道。我相信这些小读者们一定很痛苦,因为他们的世界一下子就死了。

我记得迈克尔·杰克逊为盗版说过一句话:你不能因为一个孩子想听一首曲子,就让他获罪。

我们都已经获罪。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