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爱人

关于我的爱人

2006-1-27

变成刺猬的尴尬

媳妇儿:亲爱的,我很喜欢小刺猬的,你快一点变成它:)
俺 :那就要喂我的!不可以让刺猬去做饭的!你还要给我洗澡的!
媳妇儿:啊……那还是放到野外吧……
俺 :!#¥◎%¥◎#……¥#×※

添加评论 阅读评论 (1)
20:52 固定链接 引用通告 (0) 记录它 关于我的爱人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fsjx/blog/cns!AF0CDD121E75D47A!583.entry

2006-1-21

我要变成……

我要变成一只小袋鼠,把我的佳佳装在袋子里,蹦蹦跳跳,一低头就亲一口……

我要变成一只小猫猫,让佳佳抱着我,用脸蛋擦我的毛毛……

我要变成一只小刺猬,佳佳来的时候,我就把肚皮亮出来,让她咯咯笑着用嫩嫩的指头碰我……

我要变成一只小猴子,佳佳就住在我隔壁的树杈上……

添加评论 阅读评论 (4)
1:08 固定链接 引用通告 (0) 记录它 关于我的爱人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fsjx/blog/cns!AF0CDD121E75D47A!552.entry

2006-1-19

小作

君住长江腰
妻住长江尾
寒水育江泽
愁寄一江水
公元2006年1月19日夜行
赠佳佳

添加评论
20:41 固定链接 引用通告 (0) 记录它 关于我的爱人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fsjx/blog/cns!AF0CDD121E75D47A!551.entry

2005-12-31

下雪了

她说 我走在雪地上…… 我是奶粉罐里的一只蚂蚁

添加评论
12:28 固定链接 引用通告 (0) 记录它 关于我的爱人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fsjx/blog/cns!AF0CDD121E75D47A!489.entry

2005-12-16

爱情的条件

前几天的时候,我看见她的space上有这个东西,觉得很有意思。我便问她,因为按照她的脾气和性格,大略是不会写这样的东西的。她说是被别人点名,必须要做。我看了觉得很好笑,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被点名,只要有一些顽皮的女性朋友,就有我的份。这个东西似乎并没有什么强制性。人总是想要写出来这些想法的,但是平时又不大好意思,唯恐只有自己暴露了心思,让人家觉得浅薄,人前有轻微的歉意和害羞。于是有人搞出这样一个串联的东西,给每个人一个机会,让大家装作被压迫来做这个作业,一下子皆大欢喜。

我这个说法她并不承认,不过这没有什么。今天我写这个东西,是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写出来,是因为我想写出来——两个女孩子点到我,我也有了足够的面子上的理由。

不过,要八个条件,实在很难,容易让人为了数字而拼凑。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一共三条:
她认为我是美的,她爱我。
我认为她是美的,我爱她。
我们共同认为某些事物是美的,我们爱对方的世界。
我听过一位朋友转述的一句话:要爱上一个人,你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以合适的心态,遇到一个合适的人。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很有道理。按照理性分析的角度来说,这就是所谓的控制变量。只有把变量控制住了,我们才能处理这个与人类文明史齐寿的大问题。

所以,我说的这样的三条,仅仅是我心底为这庞大的变量体系增添的小小的确定性。如果这样的三条足以让我和一个女人相爱,那么我们应该为此庆幸不已,因为我们把这小小的奢求看作爱情的定义。

那,具体的呢?我并不清楚。我的习惯是,挂一盏明灯在天空中央,不慌不忙地处理遇到的一切。我并不是这世界的圣主,看着天下的女人来挑选。我,只是轻轻等待和我一样的一个都市夜归人。所以我不需要用在招聘广告上可以见到的词句,来缩小我的选择范围。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我不能选择她,就好像我不能选择我的呼吸一样。

添加评论 阅读评论 (5)
13:28 固定链接 引用通告 (0) 记录它 关于我的爱人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fsjx/blog/cns!AF0CDD121E75D47A!462.entry

2005-10-27

天晴了

要不是她来短信告诉我,我是不知道天晴了的。转眼往窗外望去,光线强烈了很多;走出去,就可以先看见树的影子,然后是房屋的影子,最后是云的影子,乃至于太阳的影子。这一点点的变换,有时候让人忍不住闭上眼睛几秒钟,睁开的时候,整个世界在颜色上和轮廓上都有了小小的跳跃。阴霾的早晨过去了,灰色,给人的感觉不是白色的陶醉,也不是黑色的安静,而是淡淡的压抑。我习惯每天在梦中听见窗外的鸟叫声,告诉我每天生活开始的起点;而在阴天,这简单的闹钟也没有了,一下子不知道早上是不是应该说话,或者在一夜的沉默之间忘记了这有生命的东西都可以发出一点声响。

如果阴天从昨夜延伸过来,在第二天的十点钟,将云的边际收拢,让开金边的幕布,会让人觉得早晨来临的比较晚。站在阳台上的时候,可以看见对面的大树上有些枝头在不规则地摇动,我知道那是我长久想念的喜鹊朋友。它们在初春的时候搭建小屋,生养子女,待到树叶丰茂的时候,就很难再见到它们的容颜了。只是偶尔,譬如今天,其中的一只,不知是父亲,是母亲,是儿子,是女儿,是远房亲戚,甚至是一位恋人,就好像刚才那一瞬间一样,在离我四五米的地方飞过,划一道弧线,消失在钢筋水泥给我划定的视界里。

在北京阴天是少数,和生养我的湖北相差很大。湖北的天空,一年下来,除了热得让人心里发慌的七月以外,大多数时间都是笼在灰色的天空下的——这一点,无论是实际中还是天气预报中那最不惹人喜欢的颜色,都一样让人把郁闷当作一种常态。我常常企盼《诗·豳风·七月》中说到的那美丽的词句,“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不仅仅是渴望这汉中的酷暑有些消减,更是因为在这段时间里,大雨大晴的日子很多。尽管蓝天往往仅仅存留在雨后的一个时辰之内,那宛如北京常态的蓝天仍然让在江汉平原中部的我感触颇深。我甚至记得母亲也笑得灿烂,叫我出去看看天,把老天的快乐分给一家人受用,于是一下子会有几天的好心情,莫名的。

人们常常提起,说,食色性也。我对这句话有一个粗浅的理解,就是道出了人类最容易快乐的两件事情,这远比作为社会人在奋斗中取得一点点成绩来得容易,而快乐却常常深入体肤。天晴了,确实一种不同的感受。我相信无论生为人,生为畜生或者生为阿修罗,在天晴了的一瞬间也一定快乐得可以。会获得一种好心情;一丝微笑,也只是挂在嘴边;再羞涩些的,如她,许只是挂在心里,轻轻与我分享。老天爷轻轻打发着我们的情绪,只有敏感一点的指尖,才能触到第一缕阳光的温度。

我留下一张照片,算照的雨后,也算照的清晨。不必计较婆娑的树影到底是因为地球的自传,还是乌云的痕迹——我只是想记录一缕阳光的味道。

添加评论 阅读评论 (3)
11:36 固定链接 引用通告 (0) 记录它 关于我的爱人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fsjx/blog/cns!AF0CDD121E75D47A!325.entry

2005-10-22

即使你很近,我也很想你

即使你很远,我也觉得你很近。
即使你很近,我也很想你。

不知道为什么,在给她的信中,走出了这样的句子。句子是平实的,仿佛只有在我睡意席卷全身的时候,伴着不和谐的音乐,调不起诗情画意的时候,才会有它的如期降临。

不长的故事,却可以多感受一点。我有些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或许是心中堆砌着一首朋友发给我的小诗。我喜欢,却不能占有;我渴求,却不能吟诵。它堵在我的心口,好像说一句话的时候,都要将其带出,让孤单的词句凋零在干涩的嘴角。我就将它贴出来吧,闭上眼睛,满眼金色的阳光……

秋天的一束阳光

我终于在一束阳光中
看到了真正的秋天:
裸露躯体
在燃烧的泥土之上
承受着落叶的痛苦
舞蹈。

我又听到了 白云和欲望的交谈
秋夜里升起的月光
释放出婉转的音乐
复苏的树
沉默的石头
孩子般的微笑
在树林中穿行
独有的曲调复活了一个灵魂
一只手
慢慢品尝寂寞
独特的思想冉冉升起:
秋天
没有一束阳光需要你来凋零

添加评论 阅读评论 (5)
14:21 固定链接 引用通告 (1) 记录它 关于我的爱人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fsjx/blog/cns!AF0CDD121E75D47A!307.entry

2005-10-16

我为什么来到这里

来到msn spaces是一件十分无奈的事情。放弃了今天已经对我没有什么意义的Fzone空间,我是想直接转投google名下的blogger的。可惜的是,可爱的校园网至今把其浏览界面封锁,只允许编辑,实在是十分荒谬的。我并非一个有非常文采的人,在Fzone的呻吟算的上有一定品味,仅仅是因为那个地方实在是中国最猥琐的一群年轻人聚集的场所——你的准入条件就是不要有什么思想,好吃好色都好,没有太大的问题。实在没有精力照顾那个有太多本不是写东西的人、拍东西的人需要照顾的东西,想想,还是走了比较好。

这里最大的好处应该是全世界访问速度差不多,很多东西大概可以让台湾的朋友看到,应该说我这样做是考虑周到的。另外的原因,就是我深爱的那个灵魂也选择了这个我访问起来不是很方便的地方。于是我来了,今天的速度还很不错,让我振奋,决定留下,屈从和无奈的感觉一下子淡薄了不少。

我突然想起了昨晚一位台湾朋友问我为什么喜欢冬天,简单的问题往往很容易激发人的想象。我不爱春秋,因为不知道应该穿什么衣服好,而且是我常常患病的季节;余下的夏天则常常置我于无力的痛苦状态;冬天,我选择冬天,大概也是和今天我选择msn spaces一样的道理,无可选则,因此依恋。

于是我告诉她,我喜欢冬天,是因为只有在冬天,所有人心中才永远都向往着温暖。她似乎不是很喜欢我这样的说话方式——她本是一个和我很像的人,很让我喜欢;却终于是两种思维的方式,我偶尔冒出的有点哲学气息(此处我已经辱没了哲学和自己)的话语,似乎很难得到认同,即使我自己真是很喜欢,正如那天我陪着我身边的灵魂在黑夜中行走时候想到的话语,正作为了这里的标题。

于是我把这句话告诉了她,隔着光纤和电缆,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喜欢这句话,还是只是喜欢我。人的感觉是很私人的,尤其是脱口而出的感悟,更需要有类似的经历和眼界,否则就成了空中楼阁,类似中学课本中的论语,没头没脑,坏了一代又一代的思想。不过这并不要紧,她可以喜欢我,而我可以喜欢这句话,它终究没有失去诞生时候的热度;而转念,她若是真的喜欢它,这句话就得到了双重的关爱,在炭火上烤得通红。

写这份文字的时候,我听着一首她给我的法语歌曲。那干燥的数据,转换成为跃动的电压,然后是电流,最后是敲动我耳膜的声波,伴着我的思绪镌刻在网络的石板上。很好,真的很好。

最后我想引来一张恐怕很难被引用的照片:它落单,突兀,没有意思。可是我却想喜欢它,于是贴出来,让自己再看它一眼。

添加评论 阅读评论 (11)
13:27 固定链接 引用通告 (0) 记录它 关于我的爱人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fsjx/blog/cns!AF0CDD121E75D47A!146.entry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