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深圳人

今日获知我的档案已经审批通过,这预示着再经过一些政府部门的臭脸和鄙人的破财之后,就可以顺顺当当地变成被法定的深圳人了。变成深圳人的好处,我所知道的大概有:

  1. 可以办理一年多签快速香港出入境;
  2. 当前政策下可将住房限购数由1增加到2;
  3. 可以结婚(广州集体户不许结婚,独步天下的特色);
  4. 可以取出在广州为数极为微薄的一点公积金;
  5. 减持一种叫做居住证的东西;
  6. 户口这种神奇的本子放在自己的手里。

曾经于我而言,1是个诱人的眼前利益,3算是挽回一点人权,2倒是仍寄望于老爹的努力。其他的,一概不算什么。

但这仍然是一件让人振奋的事情,我曾经热望这样的结果,也曾想象这是与香港贴近的一种方式。但现在看来,这个身份本身对于我的价值,远远不及我自己对这座城市的认同。

18岁离开湖北,而今已经在外10年漂泊。曾经的北京、广州、香港,我都无数次地试图回去。我曾经认定这一些城市都会是我长久乃至最终的归宿,而我在离别时也并未露出过半点犹豫。

而现在在深圳买了房子,拿了粤B的牌,迁着户口,这不知是深圳本身的魅力,还是我人近中年时的惰性。在深圳4年多的时间里,我曾经有一些机会离开,到一些我曾经去过的地方,或是那些对我全然陌生的角落。但终究没有走,感情的牵挂是第一的。还有朋友,这里有许多纯粹的朋友,也是我难以放下的。

即便是现在,再有猎头拼命忽悠,也会对北上广和其他的城市轻易拒绝。感情的因素已经不存在了,我本以为自己会自由。但再客座任何一座城市时,我仍必须稍作打扮,为这一个个陌生的人和陌生的空气作出一副热情且谦卑的模样。而真实的我,却大概是冷淡而且傲慢的,对于新接触时那套冠冕,早已头痛。

于是在这座南国的城市里,和黑夜混为一团。抽空一切的象征意义后,我在深圳常常会感到落寞。有时听广播,会发现曾经我觉得哀苦的人们,现在却特别理解。在晚风中,无数的人为自己在鹏城的目的,或是坚定,或是迷惑,更或是摇摆;我们好像散落在地上的星星,颤抖着,没有联络。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