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片相机

对胶片相机的回归目前看来在东亚地区都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柯达富士伊尔福乃至禄来都要为自己那套昂贵的生产线松一口气:看来短时间内数码相机还不至于彻底取代胶片介质。

许多人们做同一样事情往往有不同的理由。小胡同志介绍他的一个香港卖仙娜数字后背的客户说,他之所以跑到大陆来批发胶卷,是因为自称已经驾驭了数码相机。有财力有技术说这样的话的人不多,数码相机普及至今,我也只在橱窗里见过二手的数码后背。但要排除摄影的因素,单就相机而言,像我这样在摄影部门供职的人大概都可以自称在135数码范畴该见的都见过了。

我进入胶片时代是靠老黄的引导。在我兄弟三人的辞职风波中,老黄破釜沉舟的购物气势最为浩荡。现在他作为私人拥有了contax的G2三套件,Mamiya的124G,一个粗糙的holga,一个松下的LX3,还有一个挂着美能达头的350D。这里面每个机器每个镜头都有说道,正如我们所有这些以发烧友的眼光看待器材的赞美一样。我与他不同之处在于,我首先选择了pentax645三套件,然后又加了一台superA套机。我并没有为自己留下一台数码相机,而坚称用N79的摄像头搞定也已足够。

因为我们二人总是在互相怂恿中共同发烧,于是这种最终选择的差异很让我在意。在我看来,老黄是一个比我更为地道的摄影发烧友。虽然我们都有着对机械器物的执迷,但是我的注意力和财力有很大的一部分分散在声音艺术上了。他曾经想过购置一套无敌兔,在我的说服和他本人财力枯竭的影响之下终于不了了之。但是数码产品终于没有被完全放弃,在我以为确实是一个务实的选择。

彻底放弃数码相机显然是不现实的。数码相机在没有最终和个人掌上终端合一之前,应该成为每个家庭或者每个年轻人生活的标配。我们的生活有很多视角等待去发现,而我们的生活也已经习惯了被记录。没有数码相机,记录生活就成为了一个必须不断计算成本的事情。有的时候我们甚至需要去翻拍一些文书证件,没有数码相机实在是很够呛。老黄的配置目前走的是轻便精英道路:以135为主,自动化程度高,亮牌,胶片数码双修,放在白金汉里很是个味道。

于我而言,则谈不上对胶片的回归。我短暂的摄影发烧经历中只在大学时期接触过一台从没有冲洗出来相片的海鸥单反102,那机器每次快门抽拉带出的响声总让我觉得虎口的肉给钳住了一般。我是在数码时期入门的人,瞄准的是新闻摄影的路子(那时我以为很高端)。之所以选择这套东西,我就是看中了胶片和手动对焦这两个过气的名字。作为一个党国的摄影记者我完全不必接触这些过时的技术,但作为一个amateur,我的路子上少了一些东西,让我底气不足。

或者说,我这个选择实质上并非对胶片的回归,而是对数码的放弃。数码技术本身并没有任何应被指责的地方,但是与这个概念相连的浮躁和快餐式文化让我这个摄影记者觉得有点恶心,嘴里总是蹦出脏字儿。更冒险的是,我自己没有旧式的斟酌,有的只是新式的聒噪,这样的结局我自己都无法接受。

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我尝试着尽可能少地去按动D3的快门。每次看到这台机器的时候我就觉得非常遗憾,它在工业角度而言几乎无可挑剔,但使用这种相机的多数人却在拍摄着一些即便是手机摄像头也会觉得侮辱的弱智画面。这种相机和这种职业和这种态度已经紧紧地扣在了一起,我若是砸烂这自惭形秽的态度,只能连这工作、连这相机一起砸烂。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