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

今年的北京好冷,冷到我一度以为是自己在南方上了年纪的错觉。

走在学校里,双腿自动地指挥着我的方向。代入到十年前的角色里,这让思维偶尔出现混乱:我并不能够很好地区分现在的自己与过去的自己的区别。在迈开步子的一瞬间,我曾经有过无数个方向和选择,脚落下的时候,那些老旧的念想疏疏作响。

还有这里的那些人。变化的或者没有变化的,让我必须不断地去计算参照镜像的年代;我对自己居然有十年的记忆可以翻阅感到惊讶,原来我的老皇历已经开张,有了絮絮叨叨的资本和实力。在北京的故人如此之多,而我却早就愚蠢地选择了被遗忘。还有那隐喻式的人物,伴着45楼上泛白的阳光,给我的青春不断更换着问号和句号。

于是我不断想要回去,好像这5天已经过得无比漫长,而我是个忠诚的思乡者。说到回去,我大概说得是深圳,但预感中这种失落感在南国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转。记忆的口子撕开,需要多久才能遗忘呢?我的回去,有深圳,有北京,有广州,有香港,还有潜江。这样终于对它们,我都可以固执地选择回去了。但那种空荡荡的感觉,总轻轻敲打着木讷与痴念。

20121209-224803.jpg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回去》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