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到南昆山的骑行

我一直有个理论,人体诸如感冒发烧这种吃药也不见得好的毛病,除却身体本身素质与不良的外界刺激之外,还可能是长期疲劳与小毛病积累的总爆发,而身体就是要强迫你睡觉来修补。成为单车运动忠实爱好者的一年多时间里,除了身上的赘肉越来越少,也基本上没有犯过什么毛病。倒是这一次南昆山南昆山之行,虽然单程只有不长的195公里,但出发前24小时严重的肠胃感冒+通宵骑行,最终导致7日回到深圳后身体严重不适并有一定的发热症状。经过睡觉大法条硬,现在已经到现在已经基本恢复正常。

从左往右:小柯 我 叉烧 东方侠

之所以没有在身体不佳的情况下放弃活动,是因为此次活动难度较大(线路生僻+夜骑),参与者本来就只有叉烧、东方侠、小柯和我共4人。如果我提前退出,全队只剩下3人,气氛和配合上都会受到影响。我曾经也遇到过类似活动有人飞机的,都感到非常不爽。正所谓信誉千金难买,能不飞机就不飞机。

这里来简单介绍一下这次骑行的情况。我们从深圳南山区取道宝安大道和东莞石碣后进入广州增城境内,爬了号称有18公里爬坡的南昆山后原道下山,再西行到从化汽车站搭车返回,总骑行里程只有195公里,应该说不算压力山大。从记录情况来看,我的平均心率只有127,导致计算出的卡路里消耗高达8263大卡——但这更多是由于肠胃感冒导致的兴奋度不高所致。而从疲劳程度上看,比之前的12h挑战赛和200km活动都要更加腰酸背痛,除却本人极为不擅长熬夜公路车骑行姿势影响外,更可能是由于到后期其实已经有些发烧症状,肌肉酸痛因病理因素被放大。

大新地铁站出发
进入东莞后的第一次休息

另外一个导致骑行不利的因素是我为了避免长途爆胎,特地安装了世文的Greenguard这款新的马拉松旅行胎。此胎虽然胎压也给达到了110psi,但里面3mm的防刺垫导致上坡总会有卸力发生。另外胎本身特别重,配合上这对Zonda高框轮组后使得轮组惯性大大加强,无法适应这一路上连绵不断的几百米上坡再几百米下坡的起伏。加上我携带了大量实用的修车工具,整车的重量直逼山地车,更减弱了对速度和路面变化的适应能力。

第一次休息合影

骑行速度的掌控方面也是此次较为疲惫的重要原因。之前几次长距离骑行都是跟老鬼。老鬼最大的特点是速度控制非常精准,全程体能输出保持均衡,类似路面条件下速度基本一致,为保持体能合理分配很少有拼尽全力的情况。这次则是跟叉烧小兄弟,90后且是南山第一领队,精力特别旺盛,几乎全程破风,全程速度上40的情况非常普遍,且起伏较大。其实前后算起来,速度快一点或者慢一点,对于我们而言在长距离骑行上并无明显差别,因为速度波动大了之后乳酸堆积的速度会加快,相应的休息时间也会更长。

看起来很不错但实际上不怎么好吃的早饭

南昆山本身虽然号称18公里爬坡,但实际上坡度都在8%以下,并没有什么难度。到山脚下的时候其实我身体已经有些不适,但真是看到大山就兴奋,心率直接拉到180跑完了前半段;而后半段则体能彻底不济,感觉轮子拖重到难以抗拒的地步,遇到小平路彻底无法进攻,更不提有坡度的环境。最终以第二落后叉烧17分钟的情况下登顶,耗时大约1小时

增城的早晨

总结下来,此次南昆山之行的核心难度在于自己的身体状况不佳,毕竟被拉肚子折腾了24小时后再跑长途,可没那么容易。就像前两天刚刚退赛的黑马人物Marcel Kittel(环法Argos-Shimano车队主将),也竟然是因为肠胃炎的原因。所以同是长距离,但这次的感觉就特别疲劳。各种不利因素都因为身体不适而被放大。

第一次爆胎
第二次爆胎

此外,这一路走来并不非常太平。首先是叉烧在东莞境内出了点小状况,其次是叉烧和小柯纷纷在增城境内爆胎,这些因素都使得我们一度想要放弃登山。但看到大山的那一刻,所有放弃的想法都被自我挑战的冲动所覆盖。东方说得对,如果来了不上山,回去会被人家笑话——我们都不想给人家笑话。

南昆山顶

特别感谢此行一起的叉烧、东方侠、小柯。这种充满了雄性激素的“鲁莽”活动,让车友们的信任关系牢不可破。与平常谈工作做生意时所需要的政治、违心或敷衍不同——我们都无条件信任那些信任我们的人。

(文中图片部分来自于东方侠和小柯的拍摄,特此鸣谢。)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