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摄影

人体摄影在摄影历史上只不过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分支,在诞生之初主要是为试验摄影提供新的内容解析,其意在表现线条和皮肤的明暗变化,并不在于对裸体的开禁。我以为,人体摄影产生于西方世界,是与裸体艺术在西方的雕塑艺术里原始的重要地位不可分割的。这种形式后来由进入了绘画领域,那么进入与美术密切联系的试验摄影形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纵观严肃的人体摄影,并没有刻意表现出人体的性学符号,也并不以发出性暗示为荣耀。事实上,人体摄影跟其他的人体艺术形式一样,仍然要遵循相似的道德禁忌,这些无名的条款也能从雕塑时代找到源头。例如男性和女性都可以表现,但是很少有把人体与某种自然人文景观结合起来的做法;人物往往是单个表现,即便是多个人物在一起,也很少有直接的肉体接触,口腔也必须保持闭合状态;裸体并不以表现生殖器为主要目的,一般不强调女性乳房的丰满度,也会有意淡化矮化男性外生殖器,不表现除头发眉毛之外的体毛。

时至今日,如此热衷于人体摄影的,怕只有我国的发烧友了。这让我想起以前西语系老师说,但凡系里放西班牙电影,总有无数外系色男在门缝偷看。关于人体摄影本身的理解可能多种多样,但是侧重于美与侧重于性应该成为鉴别艺术最重要的气质。当前用得起相机、娶得起老婆的男人们,应该说绝对有机会去见识一个或多个完全裸露并表达情欲的女人。那么如果人体摄影变成了一个对裸女忠实的复现,与肉眼所见无异,这样的拍摄大概不能被称作艺术形式。如果人体摄影变成了一群青年摄影家协会的男性公民对女模特玩水脱衣集体抓拍,这大概只能算复现了所谓新闻摄影的“拍到最关键”,也算不得艺术。如果人体摄影成为一个裸女与背景荒诞的结合,这大概只能算早期达达主义的那种用性颠覆传统,即便是艺术,也早已褪色了。

我揣摩着,如今我国的所谓人体摄影,最好还是直接改名为色情艺术,说得直白些也可以获得认可,承认为情欲服务也可以产业,也可以专业,更可以敬业。我国人体摄影实际上是一种对性表现的开禁,这就跟很多人抱着看A片的心态看《色戒》一样,侧耳可听国人暗爽的淫笑。只是因为有一个同名艺术的幌子罩着,我们便可以看裸女而意淫而无过而高尚,这样不好。

相关文章:

作者: 冯唐难老

The road is ho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