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力

其实成年人的生活里,很多地方都必须要靠想象力,不只是听觉。比如说咖啡的酸味儿,比如说酒的辣味儿~在我们的故事里,都得是阳光赋予的果香味儿和粮食熬够了时间的淳味儿。其实我都想着,这就是药味儿,喝下去治病,治傻,或者治聪明。这样才能一股脑灌下去。...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

一个关于老爷子的梦

今天梦见老爷子了。是过年前夕。院子里最老的两栋楼(我们住在其中一栋的三楼,可以看到对面楼的情况,真实如此)的一层都被拆光,拆后的空间用黑水泥抹平,各只剩下一堵墙,也不知道剩下的楼层怎么就能没事。因为我回来了,家里地方不够住,老爷子晚上要去宾馆睡。但当时我们最重要的事儿,是去菜场杀一条我们自带的非常大的黑色淡水鱼(之前由几个男子用麻袋装着运到屋里,我只闻到一股非常冲的腥味)。老爷子带着我去,我们要赶紧弄完回来做年饭。鱼肉被片成非常薄而且大的一张肉饼(过程没看到),卷在一卷一米宽左右的透明塑料纸里。老爷子在前面带路回家,特别矫健,皱纹少皮肤好。他就像一个游戏里的引导员一样,始终大跨步地跑在我前面,在菜场上上下下的道路楼梯拐角处等我,然后再带路跑开。路上我拖着卷着鱼肉的塑料纸卷在台阶上奔跑,塑料纸卷的另一头在台阶上碰撞,塑料纸卷险些散开,但看不到鱼肉。我还经过一堆这样的塑料纸卷,一抬头,老爷子在台阶上的路口等我,然后跑向下个路口。...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

新春·三十而立·我的家

2014年那个春节,我还彷徨在自己的二十九岁里,世界就是灰色的天和冰冷的马桶垫。我在微信里跟一个姑娘聊着我们的外婆。我的外婆在相框里度过了她第六个年头。外公在屋里纠结着我是他的弟弟还是他的侄子。妈妈和叔叔在厨房里忙前忙后,他们的结婚照是我照的,挂在屋里八年。我的奶奶身体不太好,血压总是高。弟弟作为一个小学生已经差一点就一米七,老爹和阿姨对待即将到来的小升初一点不敢放松,照例叨叨。...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

网站恢复正常运作

此博客域名于2014年3月中旬失效至今重新上线,原因为域名托管商的续费逻辑出了问题,扣钱没商量,实际没有注册成功,导致域名进入了删除期。域名托管商为wopus,虽然提供了两年服务器托管服务作为补偿,但导致一个域名将近两个月被迫下线,实际可能造成的经济损失可大可小。互联网服务做平台的,就是用户的水和电。你给人家断水断电两个月,补偿两个烧饼有用么?... Read Full Post

相关文章: